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间记忆
<<  < 2008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鹭姬物语
2008-11-17 13:55:00

 

作者:明智紫熙


一瞬间,我还以为是一只鹭。

这片荒野到处是斑驳的血色,枯黄的残枝杂草被什么东西蹂躏过一样东倒西歪,到处都是一片凄凉的景象。可是尽管如此,我却觉得这景象好似一幅画卷,有种独到的说不出的美感……我想,一定是因为她的存在了。

----
她就坐在这片荒野一角的一块大岩石上,浑身雪白……让人一时间以为是只栖息的白鹭。雪白的羽翼熠熠生辉,不飞亦不鸣,就那样线条优雅地静止在那里,让我觉得心底忽然就那么柔软起来。

那次也有过同样的感觉。从屋顶偷看尊贵的姐姐编织神衣,姐姐最喜欢的那个织女坐在姐姐身边,被姐姐的光辉笼罩着,泄地的长发光亮得像夏夜的天河,五彩缤纷的衣袖层层叠叠地交相辉映着,雪白的手腕从中伸出来,在织机上灵蝶一般飞舞。我当时看得呆了,心想做女神的姐姐明明是最美的存在,为什么我会对一个织女看得迷了呢?然后还因为苦于看不到她的脸而做了傻事……我把背后刚打的猎物从屋顶扔下去,想引得她抬头,没想到却惊吓到了她和姐姐…………织女立即昏了过去,而姐姐则一怒之下隐居起来,导致天地间黯淡无光。也就因为这个罪过,我被赶出了天庭,流落在人间。

刚刚降临到这边荒芜的大地上时,我以为自己统治的不过是一片广大的废弃之地……虽然在天庭时我是出了名的破坏王,可是真的看到这景象,心里还是一阵不舒服。是什么让这片土地如此荒凉的呢?还有那只静静地栖在那边的白鹭,是什么让她如此沉默呢?
我如同靠近猎物的野兽一般屏住呼吸,悄然接近她。姐姐在织女那件事后对我说,你真是个野兽,到哪里都隐藏不住你兽性的气息。不磨平你的犄角和獠牙,就不要随便出现在人面前。从那以后,我就尽力收敛自己了,因为吓坏那个美发如云,衣袖缤纷的织女并不是我的本意。我知道现在自己也不应该靠近这只白鹭,尽管我已如此小心翼翼,但是当她发现我的一瞬,也一定会惊得振翅而去。
----
可是我停不下来。她是我来到地面上以后看到的第一件美丽的事物。而且是如此地,如此地美丽。姐姐说得没错,我真的是野兽,被猎物所吸引而不能自拔的野兽。
我并没有弄出任何声音。尽管知道她迟早会被惊飞,我还是希望近距离看她的时间能够尽量长一点。
----
可是她回头了。
我竟然在那一霎那不由自主地用袖子遮住脸。……请不要怕我。我在心里想着。那次我也是这么想着,可是织女在我说出口之前就晕过去了。这次我本能地以为马上就会听到她振翅逃开的声音,所以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呆立着把脸藏在衣袖后面。
“……为什么要遮住脸?”
我听到的竟然不是振翅声,而是好想鹭鸣一般澄澈透明的,女人的声音。
“因为我不想你怕我。”
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但我仍然不敢放下衣袖。
“我为什么要怕你呢?”
我听到裳裾摩挲的声音,她一定是转过身子来面对着我了。
“因为我是野兽。”
我笨拙地回答。
“噗哧……”她竟然笑出声来,“野兽是不会说自己是野兽的哟。”
“……可是我是。”第一次和女人说了这么多话,我已经有点不知所措了。大家都说姐姐很疼爱我,包容我,可是她却并不怎么和我说话。
“你真有趣。”白鹭说,“把袖子放下来吧。即使你是野兽,我也不会怕你,这样可以了吧?”
“……”我觉得很高兴,第一次有人说不会怕我。但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你怎么能确信不会怕我呢?”
“我什么也不怕哟。”白鹭缓缓地说,“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因为,我就要死了。”
!!……
我放下衣袖了。我震惊地直直望着面前的白鹭……不,女人。她黑晶石一样的瞳仁完整而清晰地映出我的容貌----火焰一样不祥的赤发,魔性的诅咒一般的紫瞳,还有微微探出唇角的锋利獠牙。然而她的表情还没有我来得惊讶。
“……你果然不是野兽。”她竟然笑了,伸出洁白的,和那织女一样美丽的手来拍拍我的脸颊,“哪有你这么美丽的野兽。”
----
美丽??----我??
我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她为什么会说自己就要死去了呢??我不能接受,如果她死了,不就要永远离开我的世界,去到哥哥统治的那个可怕的国度了吗?!
“我不要。”我突然说。
“?”她不解地望着我。
“我不要你死。为什么你说要死呢?”
“……”她明白了我的意思,便垂下眼睫微微笑了一下。
“……我是祭品。献给真正的野兽的祭品。”
我炽烈的眼神告诉她我要听更详细的说明。于是她缓缓地,用好像在述说他人的故事似的语气向我讲述这个国度之所以如此荒凉的骇人故事。

这里住着一只叫做八歧大蛇的妖兽,生着八头八尾,面目狰狞。它威胁国神献出自己的女儿当作祭品祭拜它,否则便吞噬掉所有国民。面前这位白鹭一般的女人便是国神的第九个女儿奇稻田姬。她的八个姐姐都已丧命蛇腹,而明天,便轮到她自己了。
我感到一股无名业火在胸中熊熊燃烧。更让我惊奇的是,马上就要面对可怕的妖兽和死亡的她却如此平静……我甚至觉得被人尊为天照大神的姐姐也没有如此安详的面容。
“你为何不怕?为何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天不和亲人在一起,而独自坐在这荒野?”
她还是那样淡淡地笑了笑。
“马上可以与姐姐们相会,我没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她转过头去望着那片荒野,那妖兽连墓碑也不让我们为姐姐们立,因为它说被它吃掉就相当于与它和为一体,并不代表死亡……。所以我只好把姐姐被吃掉的这块地方当作墓地,经常来到这里祭祀姐姐们的灵魂。……而今天这是最后一次了……明天我就要在这里和姐姐们相会了……”
“……”
我沉默了一会儿,只是看着她。我死死握紧手中的十握剑,拼命按捺住胸中涌动的,对那妖兽的杀意。
“我不许。”我咬着牙关说,“我会杀了八歧大蛇。你不会死的。”
她惊讶地回过头来,神色慌张地望着我,
“不行!不可以杀死它。”
“为什么?!”
我不能理解她的反应。
“那妖兽说,它乃是守护这个国土的神兽,谁敢杀它,它便会让整个大地寸草不生。”
----一派胡言!!
我更是怒不可遏,“我才是这片大地的掌管者!!区区一个妖兽竟敢口出狂言,看我明天让它碎尸万段!!”
!!” 白鹭不敢相信地望着我,好久才发出声音,
“您……您是……?!”
“须佐。”我报上名字。
“……原来是大神!……实在是失礼了!”她跳下岩石对着我行礼。
“……”我觉得心里一阵难过。野兽都不惧怕的她,竟然惧怕神么……我皱了皱眉,“叫我须佐。起来,……你明明说过不会怕我的。……”
她抬起头定定地望着我。她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请大神答应我一个请求。……请您一定要答应我,不然我是不会起来的。”
我点点头。
----请让我亲手杀死八歧大蛇。为姐姐们报仇。
她黑晶石一样的眼睛中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无比。不知为何,我霎时觉得她更是美得让我屏息。
“……你一名女子去对付妖兽实在太危险,我不能答应……”
“请大神放心,我自有办法。”她语气铿锵地说,“那妖兽嗜酒如命,我先以美酒诱之,将它灌醉,便可轻易除之。”
“……这倒是个好主意。”我点了点头。
“这么说您是答应了?”她的表情好似冰雪融化一般明亮起来,“很早便想出此法治退妖兽,但恐其妖言成真而一直未敢妄动。今日得大神指明才知受骗,真恨我没有早日除之以救我姐姐性命!……”
她的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即欢喜又悲哀,何刚开始见到她时的感觉判若两人。她现在的样子才像个有血有肉的人类了,越发让我感到怜惜。……可是,我还是希望看到她恢复成那个伸手轻拍我脸颊的那个人----我相信那个才是真正的她的模样。
----我已经答应了,你还不起来么?
“……”
她笑起来,这次是和先前听到我说自己是野兽时一样的笑声。她站起身子,说,“抱歉。----须佐真的不是野兽哟。我是真的这么觉得----须佐,其实是个内心温柔,却不懂得该怎么表达的人呢。
“……”
我说不出话来。我只觉得一种从未感觉过的热潮涌遍全身,每个毛孔都饱胀着莫名的不安和兴奋,让我完全不知所措。而正在这时,她再次伸出雪白美丽的手拍拍我的脸颊,当她柔软的皮肤触碰到我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的脸颊滚荡得异样。
“看来我说对了呢。----须佐的脸颊快和头发一样红了哟。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超过我想象的纤细感让我赶紧放松力量,深怕自己的蛮力会伤到她。……而她也没有甩开。
………………
我的白鹭之姬----我永远也不会放开手了。


----……
那八头的巨蛇如同我们计划的一样醉倒在地。她走过去,紧紧握着手中的剑,对准蛇头。就在她挥刀的一瞬,我抓住了她的手腕。
“须佐,你不能够食言。”她不可思议地望着我。
“……我不想食言。但是----你不可以。我说。
“为什么不可以?!”她的眼中流露出箭一般的光芒,“女人也有为亲人报仇的权利!”
“不是因为你是女人。”我摇摇头,“是因为,……你是白色的。”
“?”她还没有理解我的话。
“不要弄脏自己。我不会食言的,放心。”我说着,开始在手中蓄积光芒。紫色的光芒包围住她的全身,然后她便化身成一把梳子。
我把梳子插入自己的发髻中时,她的灵魂便进入了我的体内。我在心里对她说,“这样做,你的心志便和我合二为一,你可以和我一同使用这副躯体。……你就用我的身体,杀死你的仇人吧!”
“……”
她明白我的意思了。现在我们不用交谈便能明了对方的心。
我感到双手渐渐蓄积了力量,十握剑在我们的手中化为复仇的闪电,一个接一个地斩下了八歧大蛇的头。那妖兽顿时血流成河。

----
亲人的深仇大恨,终于报了……

我把她变回人形。
她一点也没有受到玷污,还是那般一尘不染。她看着血肉模糊的兽尸和浑身沾满鲜血的我,泪流满面。
“谢谢你,须佐!!”她一边流泪一边说,“你要什么报答?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
…………
…………
“我要你。”
我终于说出来。

她愣了一下,然后在泪水中笑出来,“……这就够了吗?”
“呃……不够。”我赶紧补充,“……我要,你也要我。”
“呵呵呵呵……”她完全破涕为笑,还笑得坐了下去。我正在不解为何我的话很好笑的时候,她抬起头止住笑,好好地看着我,说,
“我也要你。”

………………

当我把在八歧大蛇的尾部找到的神剑献给天庭时,获得了姐姐的原谅。于是我在最伟大的天照大神的祝福下娶了奇稻田姬为妻。婚礼时她也是一身光彩照人的白衣,白鹭一般高贵美丽,于是我仍然称她为鹭姬。


By:
精灵与紫
------------------------------------
原神话摘自《日本书记》
素戔嗚尊退治八岐大蛇

 是時素戔嗚尊自天而降,到於出雲國簸之川上.時聞川上有啼哭之聲,故尋聲覓往者.
 有一老公與老婆,中間置一少女,撫而哭之.素戔嗚尊問曰:「汝等誰也?何為哭之如此耶?」對曰:「吾是國神,號腳摩乳.我妻號手摩乳.此童女是吾兒也,號奇稻田姬.所以哭者,往時吾兒有八箇少女,每年為八岐大蛇所吞.今此少童且臨被吞,無由脫免,故以哀傷.」素戔嗚尊敕曰:「若然者,汝當以女奉吾耶?」對曰:「隨敕奉矣.
 故,素戔嗚尊立化奇稻田姬為湯津爪櫛而插於御髻.乃使腳摩乳?手摩乳釀八醞酒,并作假庪八間,假庪,此云佐受枳.各置一口槽而盛酒以待之也.
 至期果有大蛇,?尾各有八岐,眼如赤酸醬,赤酸醬,此云?????.松柏生於背上而蔓延於八丘?八谷之間.
 及至得酒,頭各一槽飲,醉而睡.時素戔嗚尊乃拔所帶十握劍,寸斬其蛇.至尾劍刃少欠,故割裂其尾視之.中有一劍,此所謂草薙劍是也.草薙劍,此云????????.一書云,本名天叢雲劍,蓋大蛇所居之上常有雲氣,故以名歟.至日本武皇子,改名曰草薙劍.素戔嗚尊曰:「是神劍也,吾何敢私以安乎?」乃上獻於天神也.
 然後尋覓將婚之處,遂到出雲之清地焉.清地,此云??.乃言曰:「吾心清清之.,今呼此地曰清.」於彼處建宮.或云,時武素戔嗚尊歌之曰:「八雲立? 出雲八重垣 妻籠? 八重垣作? 其?八重垣?
  乃相與遘合而生兒,大己貴神.
 因敕之曰:「吾兒宮首者,即腳摩乳?手摩乳也」故賜號於二神曰,稻田宮主神.
 已而素戔嗚尊遂就於根國矣.

明智信秀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