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间记忆
<<  < 2008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佐佐成政 (下篇)
2008-11-17 13:54:00


作者:原信之

第六节 转封肥后
出仕大坂


  离开越中进入大坂的成政成为秀吉的御伽众之一,所谓的御伽众也称为御咄众、相伴众、谈判众,其任务是陪伴在主君身边与之交谈,多由优秀的武士、学者、歌人、茶人、僧侣、医师等组成。秀吉出身农民家庭,识字不多,无法阅读书物,也没有时间前往各地体察民风,因而需要借由与御伽众谈话来习得学问、了解世事。当时秀吉召纳的御伽众之中,有名之人除成政外还有足利义昭、山名丰国、曾吕利新左卫门等人。成政通读经儒典籍,且对战略战术颇有见地,在众多御伽众中属出类拔萃者,秀吉也对他予以厚待。成政次女岳星院最初嫁与从兄弟佐佐清藏为妻,后清藏战死于本能寺,岳星院遂携其子前往投靠成政。秀吉为岳星院做媒,将她嫁给了后来成为关白的鹰司信房,又以摄津国能势郡一万石为其嫁妆。天正十四年一月初,秀吉向宫中推任成政为从四位下侍从,并赐予羽柴姓氏,此后文书中的“羽柴陆奥守侍从”便是指成政。同月十五日,成政入宫答礼,向宫中献上鹤等贡品。十九日,成政又再进献银二十枚。

  天正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间至三十日凌晨,近畿、东海、北陆发生大地震,给当地造成严重损失。京都三十三间堂中六百尊佛像倒地,皇宫内侍所倒塌。损失最惨重的是飞騨和北陆地方,死伤人马、损毁房屋不计其数,飞騨归云城及城下町中三百户被地震引起的雪崩全部掩埋,越中木舟城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全城自城主前田秀次(秀继)以下无一幸免。成政于翌年回到越中新川郡指挥赈灾重建工作,看着领地震后的惨状,成政心痛不已,作歌一句:“何事も变はり果てたる世の中に 知らでや雪の白く降るらむ”。天正十四年八月二日,成政完成领内的恢复工作,在芦峅寺姥堂为自领安泰祈愿,然后返回大坂。从此以后,成政便再也没有踏上越中这块伴他走向人生顶点的土地。

  在秀吉步入天下统一之路的同时,九州的局势逐渐发生变化,原先兴盛的菊池、大友、龙造寺三家先后衰落,新抬头的萨摩岛津家正以破竹之势称雄九州。大友家自天正六年九月耳川合战败于岛津家之后便一蹶不振,龙造寺家主?龙造寺隆信于天正十二年三月战死,岛津家一统九州已是势不可挡。天正十三年,被萨摩岛津家逼入困境的大友家向秀吉求援,此时秀吉仍忙于收服德川家无暇顾及九州,只是向岛津家提出“和平国分案”,希望岛津家能就此休兵,但是意在统一九州的岛津家并不理睬秀吉的提案。天正十四年六月,岛津家挥军攻入大友家丰前、筑前的领地,却遭到高桥绍运、立花宗茂所率大友势的顽强抵抗,转而进攻大友家本据地?丰后。八月中旬,秀吉命小西行长运送援助兵粮至大友家。九月,中国(毛利、吉川、小早川)、四国(长宗我部)诸将出兵九州。

  天正十四年十二月一日,在家康上洛表示臣从之后,秀吉向畿内、东海、北陆二十四国下达了准备出兵的指令。天正十五年三月一日,秀吉亲自率领二十余万大军讨伐九州,成政作为小姓组一员率五百兵士跟随秀吉本队出发。九州讨伐军在抵达赤间关后分作两路军势,秀吉本队由丰前向岛津家本据地萨摩进军,支队由秀吉之弟秀长率领,经丰后攻入日向、大隅,而成政队在分流后归于秀长旗下。与二十余万九州讨伐军相比,岛津家的兵力仅为七万余,如此悬殊的差距使得九州诸将望风而降。同年四月,岛津家主?岛津义久前往秀吉军门投降,虽然岛津义弘与岛津岁久等岛津家将领继续抵抗,但都在不久后降伏。秀吉保留了岛津家萨摩、大隅和日向的领地,大友、龙造寺两家各自支配本领,筑前、筑后一部由小早川隆景及其弟秀包管辖,丰前由黑田孝高、森(毛利)吉成等侧近大名分领,九州中央的肥后国则封给了成政。六月二日,成政在肥后南关被授予肥后国主的朱印状,先入宇土城,不久后转居隈本城,原有的越中新川郡领地变为秀吉的藏入地(直辖领),身在越中的佐佐一族及家臣纷纷前往肥后。肥后国共计五十六万石,与越中一国相当,在当时看来,成政转封肥后也许被视为佐佐家再兴之始。
 


秀吉将一些亲信大名分封在北九州,其目的是为入侵朝鲜作准备,意将北九州经营成为侵朝的后方基地。早在九州征伐之前,秀吉就表现出侵略大陆的野心,他曾下令伐采两千艘军船所用木材,还同南蛮传教士斡旋,希望传教士方面能支援武装舰与航海士[11]。天正十四年大友家向秀吉求援,秀吉认为这是他实现侵略大陆野心的绝好机会,因此很快就答应了大友家的请求。天正十五年五月十三日,秀吉在统一九州之后,颁与其弟秀长十三条朱印状,明确提出肥后、筑前、筑后三国将担当入侵大陆的后援。此外,在秀吉直臣?一柳市介的文书中,肥后被称为“然るべき国”,其意为“负有重要任务之国”,秀吉愿意把如此重要的肥后国交与成政,说明他相当信任成政的能力。至于与肥后同样重要的筑前、筑后两国,秀吉将这两国交给毛利家一方面是因为秀吉十分信赖与他私交甚厚的隆景,另一方面也是想借此倚重毛利家雄厚的军事经济实力助其侵朝。不过,秀吉对筑前、筑后两国统治权的安排却颇费一番周折。起初,秀吉欲将两国划入毛利家领地,并指定小早川隆景为统治责任者,而隆景以毛利家已领有中国八国为由拒绝接受筑前、筑后。秀吉于是再提一案,将两国改为公领,以隆景为代官,可隆景仍旧推辞不受。最后,在第二个提案的基础上,隆景提出希望成政与其交替担任两国代官,可见隆景也十分看好成政的政治手腕。在得到了秀吉的首肯之后,隆景方才接受任命。

 

国人一揆


  肥后国从前一直是菊池氏担任守护一职,战国以降,其麾下家臣团如赤星氏、城氏、隈部氏等纷纷独立成为国人众,与守护分庭抗礼。与此同时,守护菊池氏逐渐衰弱,在丰后大友氏的支持下,大宫司?阿苏惟长鼓动国人众联合起来逼退了他们的主君?菊池政隆,迎惟长为守护。惟长在成为守护之后,更名菊池武经,将原有的大宫司之位传给了他的弟弟?惟丰。岂知后来惟长与各国人关系破裂,在大友家与国人众的多方压力下交出守护位,回到其旧领矢部与惟丰争夺大宫司。在惟长交出守护一职之后,国人众立菊池武包为守护,可是武包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傀儡,国人众实际上各自为政不受其约束。大友家主?大友义长利用肥后国内的混乱局面,拉拢了一些国人众,放逐武包,将自己的次男?义武(重治、义国)立为守护,并继承了菊池氏。义武之兄?义鉴在“二阶崩乱”中被嫡子义镇(宗麟)杀死,义镇随后又攻破义武,肥后一国落入了义镇支配之下。而另一方面,在肥前崛起的龙造寺隆信率兵由北侵入肥后,肥后国沦为大友家与龙造寺家相争之地,后来岛津家击败龙造寺家,肥后诸国人又投于岛津军门。在守护菊池氏与阿苏氏内乱之际,各国人众趁机发展势力,大肆扩张自己的领地,又在大友、龙造寺、岛津三家争乱之时反复易主,保全了他们的领主权。当秀吉率大军攻入肥后,肥后国人在秀吉接受了他们“旧领安堵”的条件之后,又都毫不犹豫的离开岛津旗下,向秀吉称臣。

  六月十九日,秀吉在回师大坂时途经筑前国筥崎,在此地划定了九州各大小领主的领地,肥后五十二家国人众也在其中。秀吉将肥后定为侵朝的后方基地,为此他首先在肥后划定了藏入地,把肥后国内一些重要的地域纳入自己的掌握中:

藏入地——原领主——所临港津
高濑、伊仓地域——筒之岳城主?小代亲泰——高濑津、丹倍津
水俁、津奈木地域——八代人吉城主?相良长每——水俁?津奈木浦
隈本城下地域——隈本城主?城久基——河尻津

  隈本和高濑地域分别位于熊本平原和玉名平原,土地肥沃,兵粮米和军马饲料的生产力很高,而且两地近海,交通运输十分便利。高濑地区中更有高濑津那样的良港,永禄五年(1562)以来,传教士将高濑津作为岛原与丰后之间的中转站,随着基督教的盛兴,高濑津对外贸易不断增加,成为了一座繁荣的国际港町。水俁、津奈木地域虽然粮食产量偏低,但这些地区造船业发达,易于编制水军,是控制有明?不知火海的据点。为了得到上述几个地域,秀吉将隈本城主?城久基、筒之岳城主?小代亲泰、宇土城主?名和显孝(有明?不知火海权的支配者)以及他们的家眷一并作为人质召入大坂。水俁、津奈木地域的所有者相良长每是领有球磨、八代、芦北三郡的大国人,水俁地区被定为藏入地就意味着相良家失去了对外贸易的据点。秀吉为了缓和与相良长每之间的冲突,任命相良家家老?深见宗方为水俁、津奈木地域的代官,并使深见宗方成为成政的客将。
 


秀吉曾答应肥后国人众“旧领安堵”,而实际上秀吉给国人众保留的所谓“旧领”是指守护?菊池氏时代的领地,而战国时期诸国人扩张的领土都归成政所有。当国人众接到秀吉的朱印状时,无不震惊,因为其所领均大幅减至原有的一半甚至十分之一以下:

(箭头左边为天正五年各国人领高,右边为秀吉朱印状中所记领高)

隈部亲永   一千九百町——〉八百町
城久基   三千町   ——〉八百町
边春亲行   七村   ——〉一百二十町
小代亲泰   一千三百町——〉二百町
大津山资冬 三百二十町——〉五十町
阿苏惟光   八千町   ——〉三百町
(一町约为一公顷)
  除了发给各国人领知朱印状之外,秀吉还将一纸肥后所有国人众的知行目录付与成政。知行目录是上级用于掌握管理下属领高的工具,秀吉此举明显是想将肥后国人转变为成政的家臣。可是在诸肥后国人看来,成政与他们都是直接从秀吉手中接过朱印状,理应是“同格者”。原本肥后国人就因为领地被大幅减封敢怒不敢言,如今又要被成政这位“同格者”支配,自然无法接受。

  七月一日,成政设宴招待诸国人,并向他们提出指出(土地台帐的申告),国人之中隈府城主?隈部亲永对领地减至八百町有异议,要求成政诉之大坂。隈部氏世代都是守护?菊池氏的重臣,并与菊池、阿苏等肥后有力领主有联姻关系,在肥后的势力不容小觑。至亲永一代,隈部氏与其他家臣一道废黜了守护?菊池政隆,在守护不断更替的那个时期里,隈部氏从菊池家臣摇身一变成为了肥后举足轻重的国人。隈府城长期以来是守护?菊池氏的居城,也是整个肥后国的政治中心。菊池氏衰落后,隈府城由旧菊池重臣赤星重隆接管,后来隈部亲永联合肥前龙造寺家从赤星氏手中夺走了隈府城。隈部亲永时常向旁人夸耀自己身居旧守护居城,更有成为肥后国主的野心。在九州征伐期间,亲永率隈部家积极参与对岛津的攻略,也是希望多立功劳,日后能从秀吉那里获得肥后国主的朱印状。怎料成政被秀吉点为肥后国主,自己非但梦碎,而且领地还被减为一半以下,心中自是百般不快。在席上,成政以秀吉朱印状为凭证拒绝了隈部亲永的要求,亲永称八百町乃是秀吉御赐,无理由接受“同格者”成政的安排,双方不欢而散,亲永随即笼城备战,肥后一揆之火点燃。

  七月十日,成政命令其甥?佐佐宗能率三千军势为先锋进攻隈府城,可是连日酷暑导致佐佐势出师不利。成政又传令诸国人出兵,集合了万余军势对隈府城展开猛攻。隈部家重臣?多久宗贞见佐佐军势大,领着旗下一千五百人倒戈,加入到攻城的行列。亲永大惊失色,于同月二十八日弃城逃往其子?亲安所在的山鹿城村城。八月七日,佐佐势稍作休整后发兵城村城,成政先攻落隈部家重臣?有动兼元(永清)把守的永野城,将本阵设在城村城附近的日轮寺,并在城村城大手门前筑起两座付城(东付城、西付城)。

  见隈部亲永举事,对领地大幅减封同样抱有不满的阿苏家家老?甲斐宗立也率甲斐一族、阿苏家臣团和旧菊池家臣团与之呼应,同时传檄国内,吁诸国人起兵。八月十三日,甲斐宗立领三万五千一揆势围攻隈本城,此时隈本城内兵力单薄,留守神保氏张以寡兵拼死守城。成政接到后方急报,留下家臣前野忠胜与三田村胜左卫门守备付城,领兵回援隈本城。考虑到一揆势可能在隈府城至隈本城之间的最短路径上设伏,佐佐宗能率一小部人马作为支队,由最短路径进军以吸引敌军视线,成政则率本队绕道合志经龟井、寺原再前往隈本城。二十三日,成政本队安全抵达寺原,而佐佐宗能队在鹿子木遭到霜野城主?内空闲镇房势的袭击,一番激战后宗能队全队覆没。当成政援军到达隈本城时,一揆势已经攻入二之丸,战情十分紧急。成政以保证阿苏家当主人身安全、保留其大宫司职及神领为条件,秘密将阿苏氏的一些谱代重臣拉拢为内应。一揆势因为己方军队倒戈而混乱不堪,又被来援的成政势和城内杀出的神保氏张势夹击,很快就溃不成军。

  隈本城解围后不久,先前逃入城村城的有动兼元向参与攻城的国人众送去密信,称成政夺国人土地将其分与自家家臣,煽动付城内的国人众叛离。有动兼元的离间计取得成功,国人众全部率军离去,城村城下攻防之势易形。八月末,有动兼元率三千骑出城包围了西付城的粮道,成政立即调派五千兵马前往救援,可是援军在途中被其他一揆势所阻。西付城粮道被断,城内士兵陷入饥饿状态,成政只得向肥前佐贺城主?锅岛直茂请求援助兵粮。九月,锅岛直茂以七千援军往西付城运送兵粮,却为有动势所夺。成政又向筑后柳河城主?立花宗茂求援,立花势与一揆势交战后安全将兵粮送入城内。十月,肥后西北部玉名郡和仁城主?和仁亲实及其一族的十町城主?边春亲行起兵加入一揆。不久之后,诧摩、大津山、赤星、五条等地的国人也举兵呼应,一时间一揆之火蔓延至整个肥后。
 


结局 成政切腹


  天正十五年七月以来,征服了九州的秀吉一直都在为一场大型茶会做准备,这次大茶会无论公卿、大名还是庶民都能参加。十月一日,这场大型茶会在京都北郊的北野举办,正当秀吉沉浸在茶会的喜悦气氛之中,从筑后立花宗茂处送来书状,向秀吉报告肥后发生骚乱和成政陷入苦战等情况。肥后一揆还波及到邻近诸国,丰前、肥前、筑前等国都有国人趁势起兵作乱。秀吉意识到事态严重,马上中止茶会,命九州各大名援助成政,并动员毛利辉元、吉川元春、安国寺惠琼等中国、四国大名发兵两万,还派遣其弟?秀长、其甥?秀次、宇喜多秀家领十万大军进入肥后平乱。秀吉的强力镇压很快奏效,肥后一揆在短短三个月内平息。十二月六日,和仁亲实的田中城落城; 十五日,隈部亲永父子在黑田孝高的劝说下开城投降;二十四日,肥后全境的一揆势全部被平定。

  天正十六年(1588)一月二十日,秀吉遣上使众七人——蜂须贺家政、生驹近规、浅野长政、福岛正则、户田胜隆、加藤清正、小西行长率两万军势进入九州。二月,上使众两万军势平定筑前国人一揆。三月,上使众率部前往肥后作善后处理,负责清剿一揆残党、鼓励农民归田、施行太阁检地以及调查一揆起因。秀吉授意上使众,无论是直接参与一揆还是在旁观望的国人均以一揆论处严惩。上使众领兵分散至各地开始大规模扫荡,前后共有五千七百余人被捕杀[12]。五月,接受黑田孝高“本领安堵”的条件而开城的隈部亲永先是携一族八十四人前往筑后柳河城蛰居,后来尽被立花家所杀。隈部亲安、有动兼元被发往小仓城,之后遭到黑田势的袭击,最后自杀身亡。此前伏击佐佐宗能的内空闲镇房也死于柳河城。参与一揆的名和显广(名和显孝之弟)畏罪逃入萨摩岛津领内,却死于岛津势的刀下。相良长每因出兵阻止岛津家支援肥后而获罪,由家老?深水宗方向石田三成求情才得以存续。惊恐万分的国人都将自家的系谱、家宝等证据或烧或埋,纷纷逃入山中、寺院避难。经过上使众一番清剿,肥后国人仅余在大坂作人质的城氏等七人。

  肥后国人被严厉制裁,依据“喧哗两成败”成政也须为一揆负责受罚。一月,成政前往八代闲居。二月,秀吉召成政前往大坂,成政一行在丰后乘船渡过濑户内海。四月三日,成政抵达摄津尼崎,在该地接到秀吉口谕,前往法园寺蛰居。五日后,秀吉的使者向成政传达了切腹判决,同时向诸大名昭告成政的罪状。四月十四日,上使众之一的加藤清正前往尼崎向成政宣读了《奥州三条科书》(大意):
一、   佐佐陆奥守数度反逆,殿下(秀吉)怜之,非无加罪严惩,反而指派为领有肥后一国的大名;
二、   任肥后国侍期间,国内一揆四起,罪责难逃
三、   成政容许南蛮宗徒传教,无视禁教令
以上之重罪,判以切腹

  关于成政获罪原因的记载除此以外还有几种,《菊池佐佐传记》中写到秀吉封成政入肥后是为了除去他,这种看法未免有些臆断,一是秀吉在这之前除去成政的机会很多,无需如此大费周章;二是肥后国地位重要,秀吉不会轻易玩火;三是秀吉如何能知成政执政肥后必然引发一揆,肥后一揆时秀吉正沉于茶会之中,可见秀吉也没有预料到肥后会发生一揆。

  另一种流传较广的记载是《甫庵太阁记》中所述,成政因违背了秀吉给他下达的“五条制书”(如下),强行在肥后检地,因而要为肥后一揆担起全部责任。

一、按照秀吉的决定给肥后五十二家国人发放知行
二、三年不检地
三、体察农民的疾苦
四、避免发生一揆
五、三年不用为上方普请出力

以上各条不得相违
天正十五年六月六日       朱印
佐佐内藏助殿

  这份出自《甫庵太阁记》的制书疑点颇多,首先一揆爆发时成政还只是提出指出,并未检地;其次制书中直呼成政为“佐佐内藏助殿”,而在不久前六月二日的朱印状中则是记为“羽柴肥后侍从”,其他史料对成政的称呼中也多包括“陆奥守”;再者制书中假名的使用频繁过多,一般日本古时的文书中多为汉字;而且《甫庵太阁记》可信度较低,这份制书很可能是为了将秀吉的立场正当化,而利用成政来担责分谤。

  追究肥后一揆的责任,最大的责任者还是秀吉。秀吉处置不当,先是对九州国人领地大幅减封,这一点也是造成肥后一揆波及至整个九州的根本原因;此外还一并向成政与肥后国人发与朱印状,让国人众产生了被“同格者”支配的屈辱感。此后天正十七年间,领有肥后半国的小西行长要求天草众参与宇土城的建筑,天草众同样是直接从秀吉处领到了朱印状,他们拒绝服从“同格者”小西行长的命令,从而引起一揆。成政也须为肥后一揆负责,他在国人问题上一板一眼缺乏柔性的处理使一揆之势扩大。相比之下,筑前小早川隆景领地内的国人也被大幅减封,大宰府神社领从五百二十五町余减至二百町,国人宗像才鹤由筑前四千町减至筑后三百町,麻生氏从筑前三千町减至筑后二百町。当筑前国人就领地减封向隆景申诉时,隆景不像成政那样立马回绝,而是加以安抚,筑前之后虽然也发生了一揆,但远不如肥后那样严重。不过,秀吉政权却将责任全部推给了成政,还让他为此赔上了性命,这也是当时的社会体制所致。

  天正十六年五月十四日,成政在尼崎法园寺切腹自尽,结束了动荡的一生,享年53岁。临终前留下辞世句:

 

この頃の、厄妄想を、入れ置きし、鉄鉢袋、今破るなり


  这是模仿扇谷上杉家家宰太田道灌的辞世句:“昨日まで、まくもうぞうを、入れおきし、へむなし袋、今破りてむ”。成政将“莫妄想”换成“厄妄想”,以“鉄鉢袋”替换“へむなし袋”,太田道灌同样是被自己的主君抹杀,成政正是想借此一诉心中感慨。成政的牌位安放于法园寺,法名“道闲居士”,他的画像由后阳成天皇保存,画像上还留有后阳成天皇的亲笔悼词:“なき人のかたみの雲やしくるらむ 夕の雨に色はみえねと”。

 

佐佐成政画像
 


成政之后,肥后国由加藤清正、小西行长二人分领,佐佐家被改易,原先的佐佐家臣大都被加藤、小西两家招去。为了避免再度发生一揆,秀吉于天正十六年七月八日下达了“刀狩令”与“海贼禁止令”。“刀狩令”规定农民严禁携带刀、枪、弓、铁炮等武具;“海贼禁止令”宣布海贼行为将被视同一揆,并予以严惩,同时禁止私自贸易。日本从此逐渐由中世向今世过渡,也从乱世步入一个治世,只可惜这些成政都无缘以见。


第七节 早百合传说


  在日本但凡提起越中的传说,人们必然会说到“早百合传说”,这个传说在《绘本太阁记》、《肯搆泉达录》、《越中古实记》、《越中之传说》等古书中都有记载。早百合传说要追溯到成政入主越中的时候,相传成政有一名为早百合的侧室,称得上是绝世美女,深得成政宠爱。早百合的出身众说纷纭,或说早百合乃吴服山(吴羽山)麓吴服村豪农奥野与左卫门之女,被成政巡视领内时看中,纳为侧室;又有记载早百合家业为染坊,成政狩猎归城途中,于人群之中发现了早百合,一见钟情遂纳为妾。

  据《绘本太阁记》所述,成政准备前往滨松选择随从人员时,小姓?竹泽熊四郎称病拒绝随行。当成政从滨松回到富山之后,早百合已被诊断出怀孕,可是这个时候成政却听到竹泽熊四郎与早百合有染的流言蜚语,流言还说早百合所怀的是竹泽之子,同时有人在早百合房门口捡到竹泽的物品,可实际上这一切都是成政其他妻妾因嫉妒早百合而设计的阴谋。成政对此也不去深入调查就确定两人有奸情,当即唤来竹泽,拔出随身佩带的清江村正刀将他杀死。成政再冲入早百合房中,左手揪其长发将早百合拖到神通川岸边,把她绑掉在柳树上折磨致死。此外,成政还将早百合一族十八人全部斩首。早百合死前大声诅咒:“我本无罪却被处死,我死后将化作恶鬼,数年后必教佐佐家子孙横死、家名断绝!”在早百合死后,神通川每当风雨之夜都可见青色鬼火,其状酷似一颗被吊着的女人首级,附近村民都称之为“早百合火”。

  在《肯搆泉达录》一书中,早百合传说发生的时间与内容与《绘本太阁记》所述相似。成政其他妻妾为陷害早百合,盗取成政近侍?冈岛金一郎的物品置于早百合房门前。第二日物品被目付役(监察)拾获上报成政,成政不由分说就杀死了二人,又将早百合一族十二人召集至神通川边全部处死。

《绘本太阁记》中的这个故事至此还未完结,在成政降伏秀吉之后,由于秀吉正室北政所(宁宁)的推荐,成政被封为肥后国主。满心欢喜的成政想着如何才能报答北政所的举荐之恩,他让家臣从越中白山大汝峰采下几株黑百合送到大坂进献给北政所。北政所从未见过黑百合,所以对成政的这份礼物相当满意。北政所决定召开一次茶会,向别人炫耀自己得到了这样的奇花异草。参加茶会的宾客见到黑百合后都惊叹不已,唯独秀吉侧室?淀姬对此表现的十分异常。早在茶会召开前,淀姬已经得知北政所要向众人展示黑百合,并且马上秘密派人前往越中采摘黑百合。就在北政所召开茶会的三日后,淀姬举行摘花佛事,北政所也应邀前往,却看见她曾经引以为豪的黑百合,竟与一些杂草一起被胡乱插在竹筒里。觉得受到羞辱的北政所大发雷霆,在成政因一揆而被贬幽居尼崎后,北政所向秀吉进言让成政切腹自杀。而为成政招来杀身之祸的黑百合,正是早百合亡魂所化。

  至于成政是否真有名为早百合的侧室我们不得而知,但越中吴服村内确有奥野一族,而且现在奥野氏子孙尚在。另外,成政在天正十五年三月时就随秀吉出征九州,然后被转封肥后;淀姬成为秀吉侧室是在天正十六年间,诞下鹤丸从而入住淀城是在翌年三月,在那之前淀姬还没有敢与北政所对抗的实力。综上所述,《绘本太阁记》等史料中记载的早百合传说并非史实。

  早百合传说将成政歪曲成一个残忍多疑的暴君,而这个形象却深入日本民心,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有一名学者指出早百合传说是前田家为稳固自己的统治而捏造出来的。前田家继成政之后统治越中,当时的越中领民依旧感怀前任领主成政,据说肥后一揆时还不少越中领民请求前往肥后相助。面对这种情况,前田家捏造出“早百合传说”,利用这个传说诋毁成政,好令越中领民臣服于前田家。原本博学多识、勤政爱民的智将就这样在后来的四百余年里变为了有勇无谋、残暴不仁的失道者,这或许就是远藤和子老师将成政称为“悲运智将”的最大理由。


注解

[1]又有一说黑母衣众笔头为河尻秀隆

[2]依照宽永年间检地数据。

[3]在《悲運の知将 佐々成政》中,作者推断织田家故意放出伪情报是为了铲除神保长住。在此提出,作为参考。

[4] 领有飞騨的三木家(姊小路家)在小牧?长久手之役时属织田?德川方。

[5] 时间记载源自《武家事纪》、《新选丰臣实录》、《前田利家记他》;关于此日期的其他记载有:6月23日 《末森记》, 7月26日 《陈善录》,7月27日 《三州志》

[6]《三州志》、《甫庵太阁记》、《末森问答》等记为一万五千,《藤田安胜觉书》中记为二万

[7]羽咋、鹿岛二郡

[8] 在各史料记载中,田畑兵卫的身份是农民,不过《悲運の知将 佐々成政》的作者远藤和子访问到田畑兵卫的后人田畑敏夫氏,据其所述,田畑家先祖为平氏一族,后来成为领有能登口郡的乡士。此外,田畑敏夫氏还向远藤出示了三宅家秀的花押(书判),并以此作为证据。

[9] 日本史料中多记为“さらさら越え”,为阅读方便,笔者在文中以“さらさら”的音译“沙罗沙罗”替换之。“さらさら”为像声词,即“唰唰”,用来形容很快很干脆的动作。
各史料对于“さらさら越え”记载繁多不一,名称、时间、人数、路线的叙述出入甚大。然则本文以《悲運の知将 佐々成政》的内容为准。

名称:
更更越(绘本太阁记、肯搆泉达录、拾篡名言记、大日本地名辞书)
さらさら越(甫庵太阁记、温故知新、加越能大路水经、长湫合战略谱)
ぢらぢら越(末森记、箕浦五郎左卫门闻书、三壶记、东游记、越中志徵)
沙罗沙罗越(当代记、三州志、越中志徵)
砂良砂良越(菅君荣名记、前田创业记)
砂良越(菅君杂录)
佐良佐良越(甲子夜话)
其他:ささ越、ぢら越、皿峠越……

时间:
〈甫庵太阁记〉记载:11月23日,富山城出发;12月1日,到达上诹访;12月4日,到达滨松城。到达滨松的日期颇具争议,但大部分史料对出发日期的记载相对统一,〈肯搆泉达录〉、〈三壶记〉、〈菅君荣名记〉、〈武德编年集成〉、〈前田创业记〉都以11月23日为出发日期。其他关于出发日期的记载:1月13日(绘本太阁记),11月24-27日、28日(加越能大路水经),11月22日(菅君杂录),极月27日(东游记),12月(当代记、武德大成记)

人数:
百人(甫庵太阁记)、九十四人(肯搆泉达录)、五十余人(绘本太阁记)、供者六人(川角太阁记),二百人(微妙公夜话)。

路线:
(1)芦峅寺——立山温泉——ザラ峠——中之濑平——针之木谷——针之木峠——野口村(大出)
(2)芦峅寺——立山温泉——ザラ峠——中之濑平——南又谷——七仓泽——野口村(大出)
(3)芦峅寺——立山温泉——ザラ峠——中之濑平——北葛泽——野口村(大出)
(4)立山——内藏助平——中之濑平——针之木峠——野口村(大出)
(5)立山一之越——中之濑平——针之木峠——野口村(大出)
(6)上市——伊折——马场岛——ブナクラ峠——剑岳——池之平——二俣——内藏助平——中之濑平——针之木谷——针之木峠——野口村(大出)

[10]有一种说法是成政等人通过针之木谷后翻越针之木峠到达扇泽,然后沿笼川顺流直下抵达野口村(大出)。有专家指出成政等人不太可能利用这条路线,因为针之木峠位于针之木岳(海拔2820米)与莲华岳(海拔2798米)的鞍部,那里至少比先前翻越的ザラ峠高出200米以上,成政应该会选择相对平坦的南又谷——七仓泽——野口村(大出)路线。而且七仓泽比针之木峠和扇泽的针之木雪溪(日本三大雪溪之一)短小许多,因此相对安全。

[10] 鸠峰后来也被称为佐佐峠或是佐良佐良峠;八郎落是因为成政队伍中一个名叫八郎的随从从那里失足跌落高濑溪谷而得名;佐佐平(笹平)是一块位于高濑川下游的平地,成政经过时命名为“佐佐平”,现称“笹平”。

[11] 后来秀吉担心基督教在日本继续传播会动摇他的政权根基,于是在划定九州领地的同时下达了禁教令(天正15年6月19日),并要求驱逐所有传教士,因而无法再从南蛮传教士那里获得任何支援。

[12]《拾集昔话》记载为四千八百九十四名。


参考资料

远藤和子 《悲運の知将 佐々成政》 人物文库 学阳书房
太田牛一 《信长公记》 奥野高广、岩泽愿彦校注 角川文库
西之谷恭弘 图解杂学《织田信长》
志村有弘   图解杂学《丰臣秀吉》
小和田哲男(监修) 图解杂学《前田利家》

战盟
赤军家 赤军长胜 《织田信长传》
朝仓家 安倍信光 《前田利家》
上杉家 皆元未央 《阴影下的名将——上杉景胜》
朝仓家 田村忠次 《越中神保氏》
足利家 二阶堂义庆 《贱岳合战》
立花家 立花清司 《四国之能者——长宗我部氏的兴衰》
真田家 飞影才藏 《菊池家记》

网络

佐々成政資料館 http://narimasa.web.fc2.com/戦国時代 http://blog.livedoor.jp/nobunaga_1534/越中战国志(已崩坏)
富山商工会議所機関紙(佐々成政関連リンクへ)http://www.ccis-toyama.or.jp/toyama/kachi/narimasa/narimasa_link.html


后记

  说到佐佐成政,我的第一印象是身着绿衣、小胡子、秃头小辫外加一付让人想揍的嚣张嘴脸,这便是太阁四里成政的形象。在接触了成政这个人物这么久之后,对他大有改观。借用《丰臣家的人们》里的说法,在尾张那样的乡下地方,多是如柴田胜家、福岛正则一般的粗旷武人,而成政那种不失豪勇刚毅风范又有风雅浪漫之气的武士实在屈指可数。这或许正是成政的魅力所在,无论是信长还是后来的秀吉,都对成政眷顾有加。信长自不用说,再对比一下当初因为与秀吉作对而被减封的三家——佐佐家、长宗我部家还有岛津家,三家都被减封至之前领地的一半左右,但后来只有成政恢复了原有的知行。若不论最后赐死一事,成政获得肥后一国算是十二分的厚待了。可是,成政行事见“迂”,这使他终不能成就一番功业。所谓“迂”,即拘泥固执。乱世诸侯,趁运而起,运尽而亡,成政经历了本能寺之变、贱岳合战、小牧?长久手合战以及后来转封肥后数次时运的转折,在面对这些转折之际,他拖泥带水的抉择令人费解,这也直接导致了他一生中最后三年的反复起落。总的来说,成政是个不错的人,却与那乱世不甚相宜,若是生在治世又或处在一个无需他作出抉择的环境之下,以他的才能当能胜任一方封疆大吏。以上都是我个人对成政这一人物的感想,只可惜无法将这些感想穿于字里行间,这确是我行文未练之故。我无力为成政在文中塑造一个形象,也无意过多评价他的功过得失,只能是将我的所知尽可能多的写出来,至于其他的,就交给今后有心之人了。这篇文章磨蹭了两年多,从最初的两千字年表翻译开始,滚雪球一样滚到现在的几万字,至成文之时,已是第四次重写,不由得感叹一下。只是最后无心再写,于是偷工减料省略了一节“佐佐一族与家臣团”。某泥行文缓慢,便自嘲为泥舟斋,我的慢速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又当作何说?(笑)

明智信秀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