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间记忆
<<  < 2008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佐佐成政 (中篇)
2008-11-17 13:52:00


作者:原信之

第四节 末森合战
北陆战云


  柴田胜家败亡后,秀吉已经控制畿内二十余国,有足够的实力一统全日本。不过天下并没有平静,天正十二年(1584)三月,织田信雄、德川家康联合四国长宗我部家还有纪州杂贺众、根来众举兵与秀吉对抗。织田信雄虽是信长遗子,可织田旧臣们却应者寥寥,北陆的成政与前田利家都拒绝加入织田?德川方。同月,成政派遣家臣佐佐平左卫门率兵前往北之庄城集结,并归属堀秀政指挥。北国探题?北之庄城主丹羽长秀还特意致信秀吉,称北陆已无敌人。之后的小牧?长久手合战中,羽柴军势虽在兵力上占有优势,却败给了织田?德川联军,双方进入僵持状态,各自展开外交攻势以期扭转局面。

  自武田家灭亡后,甲信地方为德川家所占有,德川家康害怕先前与秀吉有盟约的越后上杉势会放弃中立立场,南下进攻甲信地方,于是由信长次子织田信雄出面请求成政加入己方,以牵制上杉势。小牧?长久手一役中以少胜多让织田信雄的这次拉拢多了些筹码,何况是故主遗子的亲自请求,成政自然不好回绝。除此之外,成政末弟佐佐信宗以及自己的一个庶子早川雄助都是信雄的臣下,织田家过去的恩义加上亲情的牵绊,使成政不得不割舍在羽柴方作人质的女儿。五月中旬,成政答应了信雄的请求,加入织田?德川方,并且许诺“如果上杉势进攻信州,那越中就出兵援助”。

  织田信雄与德川家康得到了满意的答覆,可是成政却不那么轻松——越中东面是宿敌越后上杉家,西面是领有能登一国与加贺两郡且与秀吉私交甚密的前田利家,并且越中与信浓、飞騨[4]交界处都是群山,交通不便使织田、德川两家很难迅速派兵进入越中,一旦有事,佐佐势必将孤军作战。与德川、织田密盟后,成政立刻开始施行计略以求提高胜算:一方面遣使与上杉方和谈,如果和谈成功,即使不能将上杉方引入己方,也能将其继续置于中立立场,免去德川家信州之忧。无奈成政与上杉家之间有太多过节,当佐佐家的议和请求呈给上杉景胜的时候,景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越中东部乃亡父谦信公旧领,如今尚未取回,不可能与之和谈。”同年六月十一日,上杉家答应秀吉的人质要求,继续与秀吉站在同一阵线。

  另一方面,虽然与越后的和谈没有成果,但是佐佐、前田两家的联姻事宜一直顺利进行着。今后如果与羽柴秀吉公开对立,有望得到前田家的支持;如若不能,至少也可以麻痹前田利家,并把前田家的人扣为人质。七月二十三日[5],佐佐平佐卫门携礼前往尾山城提亲,成政准备把一个女儿嫁给利家次子又若(利政),并迎又若为婿养子。利家并不知道成政已经秘密加盟织田?德川方,他认为这是将来吞并越中的好机会,于是满口答应。正当前田家上下沉浸在加越友好的气氛之中,成政却在大力招收家臣积蓄实力,至7月间,越中国内常备兵力已达两万余。八月上旬,前田家重臣村井长赖带着回礼造访富山城,被佐佐方告知“八月无吉日,婚期定在九月间”。尽管兵力已经大大增强,可是成政仍决定慎重行事,故将婚期延至九月。

  不料夜长梦多,八月十七日,富山城茶坊主养顿(正林、养云)向前田家臣?小林重昌递上了一份佐佐家最新动态的密告。小林重昌原是本愿寺僧侣,被前田利家召为家臣后还俗,其配下僧人多为间谍,养顿即是其中一员。养顿的密告中提到佐佐势已经加入织田?德川方,而佐佐家提出联姻的真实意图是侵占能、加两国。这让前田利家大吃一惊,急忙着手备战。八月二十二日,利家派遣村井长赖在加越国境的朝日山筑城,同时出兵攻打佐佐家臣?杉山主计守备的松根城。随着加越国境的战报传入富山城,成政心知秘密已经泄露,前田方的这次出击成为了日后两家之间近一年战乱的开端。二十八日,佐佐平佐卫门、前野小兵卫率五千军势出现在前田方朝日山城下,城内数百前田军士尽皆愕然。其后天降大雨,又听闻利家所谴援军即将抵达,佐佐军只好撤回越中。九月四日,利家致书秀吉,报告成政已经背叛,随后佐佐方的质子被秀吉处死。由此刻起,成政下定决心与利家兵戎相见,两人已不再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奇袭末森城


  朝日山一战后,兵力占优的佐佐军并没有全面攻入能加两国,而是把目标锁定在能登末森城。末森城靠近加贺、越中两国,所处的狭长区域缺乏战略纵深,此城一旦得手,就能将前田家领地一分为二,轻松攻占没有利家主力支援的能登国。镇守末森城的主将是奥村永福,此人先仕前田利久,后来利久遵从信长之命将家督之位让于利家时,永福正担任荒子城代。当利家接收荒子城时,永福拒开城门,直到拿到利久的亲笔确认信后才交出城池,从此出奔做了浪人。天正元年八月越前刀根山合战时重新回到前田家麾下,做了利家的家臣,府中时代获得百石知行。在天正九年的能登攻略与次年的石动山合战中均有立功,天正十一年代替在贱岳合战中阵亡的土肥但马守成为末森城代,成政亦知他是一个棘手的敌人,丝毫不敢大意。
 


为夺得末森城,进而掌握整个北陆战局的主宰权,成政对此战进行了慎密的策划:末森城守兵一千五百人,成政准备动员十倍的兵力即一万五千人奇袭末森城,以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奇袭的时间定在九月九日重阳节,城内的士兵会在那一日外出祭祀,警备力量相对平时要松懈;而且正逢秋收,稻田中谷物已经收割完毕,不用担心其中会藏有伏兵。另外,对城兵网开一面,总攻前不在城北搦手?长坂口方向布阵以瓦解守军战意。不过为避免严重破坏末森城的城防工事,攻城时不会使用铁炮和大炮。

  九月初,佐佐军从北面能越国境的荒山砦出发,在能登境内的胜山筑城,并以此为据点入侵能登鹿岛,阻断能登势救援末森,同时放出流言迷惑对方:佐佐军将由海路攻入能登腹地,夺取七尾城。在南面加越国境,佐佐平左卫门率五百军势袭击鸟越城,牵制尾山、津幡、鸟越三城的兵力。佐佐军的佯攻把前田军的注意力吸引到加越国境和能登七尾,使其疏忽了对末森一带的警戒。

  九月九日清晨,越中各城将士共计一万五千人[6]集结于木舟城,在朦朦秋雾中向能越边境开进,末森奇袭战拉开序幕。据《奥村正系谱》记叙:“天正十二年九月九日,正值重阳佳节,当永福在城边山上出游时,佐佐内藏助成政率一万军势突然入侵……”9月9日未时(午后两点),士兵的呐喊声、法螺贝之音震撼了末森城,佐佐军有如黑色川流从山间涌出,末森城内乱作一团,急忙擂动太鼓示警。当时,城主奥村永福正在位于城外山麓的鸟毛社参加重阳节的祭祀活动,从那里到达末森城的大手门需要约二十分钟。惊闻敌袭的永福迅速退往末森城,在随从的掩护下,永福本人好不容易进入城内,可是不少随从都死在佐佐军士兵枪下。发动这一波攻击的是佐佐军为数八百人的先锋队,另有万余兵力的主力队驻扎在末森城以南4.5公里的坪井山。除此之外,还有佐佐平左卫门率领的佯攻部队千余人完成任务后从加贺山森、竹桥一线赶往坪井山本阵。作为深受利家信赖的家臣,奥村永福并未松懈对越中的防范,只是他将警戒重点放在越中水见地方的“志雄路”。这条路线从越中庄锅起,经能登下石再到末森城以北不远的圣川,是从越中到达末森城的最短路线。永福在末森城与圣川之间的笠挂山一带设下了伏兵,作为前哨警备阵地。可是,永福没有料到佐佐军会暗渡陈仓出现在末森城南方,结果落得如此狼狈。

  不过,奇袭末森城的佐佐军却也不是一帆风顺。佐佐军从木舟城出发,在渡过小矢部川后兵分两路,先锋队与主力队的预定路线为:今石动——嘉例谷——上河合(加贺领)——下河合(能登领)——八野——东野(坪井山本阵);另外三千余人编为泽川支队,由野野村主水率领,其预定路线为:枥丘(枥谷)——五位——泽川——梨之木峠——翻越宝达山——宝达——吉田口(末森城南部山麓)。因为子抚川河水泛滥,先锋队与主力队在到达今石动后改道向北,经越中矢波、牛首进入能登下河合,最后通过八野在坪井山设下本阵。佐佐军大部队的行程虽有些不顺,但还是成功依照计划抵达目的地,而泽川支队的行动却大大出乎成政的意料。泽川支队越过梨之木峠后在雾雨弥漫的宝达山中迷失方向,于是找来一个当地人作向导,这个当地人名叫田畑兵卫,据他的后人所讲,田畑兵卫是能登口郡[7]领主?三宅家秀的次子。三宅家秀臣从于能登守护田山氏,在上杉谦信攻打七尾城时(天正五年九月),家秀与他的长子战死。之后,次子兵卫继承了当主之位并改姓田畑,保有蛇崩、十八尾、泉原几处领地[8]。可能是因为有着强烈的“能登国人”意识,田畑兵卫将佐佐军视为侵略者,领着原本预定西进宝达的泽川支队向北进入原,并在原、针山、漆原一带绕圈子。九日夜晚,人疲马乏的泽川支队终于达到末森城下,可他们的布阵地点是却离末森城北搦手?长坂口不远的敷波,这样就打乱了成政最初始的计划,将末森城全面包围了。同时,泽川支队原本的任务是进攻城东南的吉田虎口,如此一来成政不得不临时从本阵拨出六百人布阵于吉田虎口。
 


经过一夜的休整,佐佐军的总攻从十日拂晓开始,此时一万五千佐佐军势的布阵情况如下:

佐佐成政——宝达川与相见川之间、宝达山西南
佐佐平左卫门、山下甚八郎——坪井山本阵
神保氏张(氏春)、神保氏则——川尻
佐佐与左卫门、前野小兵卫——大手口
野野村主水、小川鲶之助——搦手?长坂口
野入平右卫门、小岛甚助、寺岛牛之助——吉田虎口
 


总攻开始后不久,前野小兵卫率领的大手口攻击队突破城门攻下若宫丸。紧接着,野入势由吉田虎口攻入三之丸。午后时分,双方的战斗愈演愈烈,末森城二之丸中包括粮食仓库在内的城设施都被佐佐军占领,前田军残部三百余人全部退入本丸。时至未刻(午后五点),本丸城门被佐佐军烧毁,水源也被切断,这时的本丸形同虚设,落城只是时间问题。不过天色已暗,加之天降小雨,山路往来不便,激战了一天的佐佐军也罢兵回阵。

  入夜后的末森城内被悲壮的气氛所笼罩,城中的一些女房担心落城后受辱,纵身投入黑谷(死人谷);士兵们经过白天的激战都已疲惫不堪,毫无战意。眼见这般情景,永福却没有半点投降的念头,反而鼓舞士兵们继续作战。 永福的妻子?安也手持薙刀在城内巡视,激励士气。永福夫妻二人都坚信主君会派来援军,这种信任也感染了士兵,支撑着这座危城。


利家的逆袭


  也就是在十日,末森城的紧急军情不断传入尾山城(又名金泽城):
  十日辰刻(午前八时)——传令者不明——九日,佐佐成政率军来袭,其先手攻击末森城(藤田安胜觉书、末森问答);
  巳刻(午前十时)——奥村重右卫门——九日午间,佐佐成政军势约五百人通过森向西前行(混目摘写、末森问答);
  未刻(午后二时)——山田仁左卫门——九日未刻,佐佐成政率一万军势攻击末森城(奥村永福御武功觉书、前田创业记、三州志他);
  夜——粟藏的彦十郎——佐佐成政率大军进攻末森城(臼井氏见闻杂记)

  前田利家此前已经对佐佐军的大举入侵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兵力的不足让他束手无策,只能严令各城加强防范。佐佐军对末森城的总攻时间是九日未刻,不过当十日辰刻首次得知末森城告急的报告时,利家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从九日一直到十日,所获情报皆指出佐佐军(实为佐佐平左卫门所率佯动作战队)正出没于加贺竹桥附近。直到更多紧急军情陆续呈上,利家这才意识到情势危急,立刻召集重臣开始评议会。在会上,利家提出即刻发兵救援末森城,可是遭到一些重臣的反对,那些重臣们认为佐佐军势大,此时前去救援无异以卵击石,应待秀吉派兵来援后再与佐佐成政决战。利家认为一旦末森城失守,佐佐军将很快兵临尾山城下,静待援军只是坐以待毙,于是力排众议,决意出阵津幡城。临出发时,利家的妻子芳春院(松)带着酒饭亲自为利家送行。芳春院的鼓励令利家十分感动,随即振刀上马奔向津幡城。

  十日戌刻(午后八时),利家率军进入津幡城,此时仍有不少家臣反对救援末森城,利家正色说道:“人生一世,名留千古。自己的领土被人侵犯,又对奥村?土井?千秋他们见死不救的话,即使拥有了天下,也会被人嘲笑!” 不忍撇下自己的家臣,面对佐佐军咄咄逼人之势,利家也不甘示弱,誓要固守领地。亥刻(午后十时),利家召回正赶往末森城的先锋队,集合了二千五百军势(或称三千)从津幡城出发。

  而在佐佐军方面,神保氏张将后援阻止队的指挥权交与其子氏则后,前往本阵向成政进言夜攻末森城。诸将为此聚于本阵,就是否夜攻发生了激烈争论。氏张认为永福不可能弃城而走,此时守军又是不堪一击,应当发起夜攻迅速拿下末森城。可是,氏张的提议遭到佐佐军前线将领们的反对:自从越中翻山越岭到达末森,然后又是激烈的战斗,各部将士都已是疲劳至极,无法继续战斗;而且夜攻也有许多不利因素,例如会被敌方伏击,或是在黑暗中误伤己方,何况雨后道路泥泞湿滑,使得士兵夜间行动更加困难。如今佐佐军胜利在望,勉强夜攻只是画蛇添足,增加不必要的伤亡。大部分的将领都认为:“入夜后不宜采取任何行动,任由城兵逃亡才是上策。” 最后,成政采纳了前线将领的意见,决定第二天清晨发动总攻,一举攻下末森。想必佐佐军将领们都相信成政的布阵是万无一失的,前田利家即使敢冒险前来救援,也会被成政预先布置好的军势所挡。

  从津幡城到末森郊野的途径有三条:
  1.   山街道:津幡——指江——横山——元女——钵野(八野)——紺野町——上田
  2.   中街道:津幡——鹈之气(宇之气)——横山——内高松——面田(免田)——麦生
  3.   滨街道:津幡——鹈之气(宇之气)——外高松——川尻——今滨

  佐佐军坪井山本阵正好扼守住山街道,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前田家的援军多半会避开佐佐军主力,选择另外两条道路前往末森城,而中街道与滨街道的防御则是由神保势负责。神保势本队位于川尻川以北的松原,另有一支队越过川尻川驻扎在外高松(河北郡)。神保势把守的这两条街道靠近海洋,波浪声和雨声会掩盖任何风吹草动,周围又多是会阻碍视线的连绵砂丘与茂密树林,因此警戒工作相当困难。在神保氏张离开后,氏则许久不见前田势援军,便认为前田势在十日夜间不会有所行动。于是他擅自做主,将布置于外高松的支队撤回本队,放松了对滨街道的警戒。

  实际的情况与氏则的判断完全不同,利家率领两千五百援军抵达鹈之气后,从高松村村民那里获知神保势埋伏于川尻川一带,于是利家命令部队沿海边行军以躲避神保势。虽说海岸线上尽是细砂,但这些细砂吸收水分后会变的十分坚固,即使是骑兵也能顺利通行。利家军势以昆布封住马口,绕过佐佐军在海岸设下的木桩障碍,沿海边悄悄行进。当前田势殿后部队渡川时被神保势发现,神保势立即开始炮击,但为时已晚,利家的主力早就通过了川尻村。

  翌日清晨,决心与末森城共存亡的守军听见了援军的呐喊,在城西北方向的鲸峰上赫然出现利家的马印“钟馗”,顿时军心为之一振。利家军势向大手口与搦手?长坂口发起攻击,末森守兵也从城内杀出,呼应援军。布阵于两处的佐佐军猝不及防,很快被前田军击溃。搦手?长坂口的泽川支队因为连日作战没有得到充分休整,早已筋疲力尽,如今又被前田军夹击,主将野野村主水以下七百五十余人战死,损失最为惨重。自此,战局发生了巨大转变,佐佐军已不可能在短期内夺取末森城。就算佐佐军人多势众,但如此深入敌境容易被孤立,从而导致全军覆没,何况从末森城夺取的兵粮有限,也无法长期供应这支万余军势。向来行事偏理想化的成政不想与利家冒险一搏,于十二日清晨下令撤退。

  佐佐军万余人以鹤翼之阵有条不紊的从末森周边撤退,就连《末森记》与《前田家之记》这些倾向前田家的史料在提到佐佐军撤退时的排兵布阵也都赞许成政乃当时之名将。佐佐军分两路退往越中,主力队沿山街道行进,其余军势沿滨街道并行。佐佐军刚开始撤退不久,末森城内前田军人马攒动似要追击,成政见状,传令诸将士将所穿黑色阵羽织换成金黄色阵羽织。晴朗秋空之下,金色的马印、铠甲组成一幅绚丽壮观的黄金绘卷,成政以此显示己军虽退但士气未殒,这让末森城内的前田军称奇不已,遂放弃追击。成政为防尾山、津幡军势截击,提前一步派出间谍在两城散播流言,慌报末森城失守、前田势全军覆没。此举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听信流言的加贺领民开始慌乱的向南逃窜,鸟越城守将目贺田又右卫门以下全部弃城逃走;尾山城内众人大惊,利家的妻子?松与各将领之妻对丈夫的死讯信以为真,险些自杀“殉死”。由于流言使得末森城以南人心惶惶,佐佐军一路上并未遇到任何战斗。两路军势于横山合流后进入指江地域,停留吉仓山稍适休整之后,佐佐军占领已经人去城空的鸟越城,最后安全返回越中。

  末森合战以佐佐方的失败告终,成政迅速吞并能加两国的计划破灭,而前田家也胜得狼狈,其战报虽看似可观,实则掺有不少虚报。后世前田家的史料对末森一战推崇备至,但当时佐佐、前田双方的军事力量对比在末森合战后依然悬殊。末森合战可看作是小牧?长久手一战的延伸,不过是一场边缘战事,若论及胜负,始终还是要由家康、信雄与秀吉角逐。然而,无论是此后仕途坎坷的成政,还是平步青云的利家,对两人而言,末森合战是他们军事生涯的最高点。成政之智略、利家之豪勇在这一战中发挥到极致,后来二人参与的任何一次战役都无出其右,而两人此前相似的经历与之后截然不同的境遇更给末森合战增添了一层戏剧色彩。


第五节 北陆孤狼
沙罗沙罗越


  为了缓解利家的压力,秀吉致信上杉景胜,希望越后能出兵呼应前田势。十月二十三日,上杉势以土肥政繁为先锋侵入越中,越中宫崎城、境城陷落,之后上杉势于各处放火示威后撤退。在这之前,为了防止上杉家染指越中,秀吉一直要求上杉家不干涉佐佐、前田两家之间的争斗。虽说十月后上杉景胜依照秀吉的意思继续保持中立,但越后的这次行动使成政不得不分出一定兵力布置于东面边境以防范上杉势再次入侵,佐佐势再无力在能加越边境发起大规模进攻。

  十一月十二日,中央政局发生巨变,织田信雄与秀吉单方面议和,秀吉出色的利用外交手腕将打着信雄旗号起兵的家康与成政逼入窘境。早在九月七日,信雄和秀吉就曾进行过和谈,但那次和谈在仅仅四天后就告破裂。同时,末森合战打破了自小牧?长久手合战以来的僵持局面,再次点燃战火。为了呼应北陆的佐佐势,信雄联合伊势一揆势进攻和泉的秀吉势,德川势也出兵伊势和美浓,敌对双方又面临一轮新的冲突。随着北陆战事愈演愈烈,成政万万没有想到信雄会在短时间内就与秀吉单方面议和。这个坏消息让成政坐立难安,若是德川势再紧随信雄的脚步,那他就被完全孤立了。在这关键时刻,成政决定亲自前往滨松城打探家康的意向,并向其求援。成政为免前田、上杉两家趁虚来攻,命近侍严守秘密,对外谎称有恙,每日膳食仍照常端入内室。

  十一月二十三日早晨,成政率佐佐与左卫门宗能、松泽新助等二十名家臣在仲宫寺祈祷之后,秘密从富山城出发,开始了他一生中最为传奇的一段历程——沙罗沙罗越[9]。当日申刻(午后四时),成政等人抵达芦峅寺,并着手准备此行所需粮食与器具。成政在芦峅寺雇佣了芦峅寺与岩峅寺十五位僧人作为向导,给予每人二十一俵米。芦峅寺与岩峅寺都宣扬山岳佛教,以立山为信仰偶像,其寺中僧侣常行走于山岳间,对山间地理气候相当熟悉。除僧人外,成政还雇佣了猎户、伐木工二十余人随行。在日光坊度过一宿后,成政一行在二十四日内通过藤桥、材木坂、美女平、上之小平、下之小平、弘法、追分(弥陀原)、松尾峠到达立山温泉。因为大雪封山无法继续前进,众人不得不滞留在立山温泉二十几日。直到十二月十九日大雪停止,队伍才从立山温泉出发,经过ザラ峠(海拔2348米)、中之谷、刈安峠后于十九日未刻(午后2时)在中之濑平的猎户小户落脚。翌日,成政一行渡过黑部湖,接着穿过针之木谷再通过七仓岳与北葛岳两山鞍部(海拔2316米),夜宿于七仓泽上游的猎户小屋,此时成政等人已进入信州地域[10]。二十一日,成政一行渡过七仓泽,出高濑溪谷,再经过鸠峰(海拔1861.5米)、八郎落、佐佐平(笹平)[10]抵达野口村(大出)。经过近一个月的时间,成政等人终于走出了无人区,但此时六十人的队伍已缩为五十人,而且每人疲惫至极,许多人都严重冻伤或是濒临饿死。
 


队伍在野口村休整之后,一路向南经过新屋(松川町)到达诹访湖畔的高岛城,城主诹访赖忠将成政一行迎入城内,并立即派遣使者前往滨松城向家康报讯。成政突然来访令家康且惊且喜,家康命使者速回高岛城,将自己的欢迎之意传达给成政。接到回报后,成政等人从高岛城出发,由远州街道进入骏州府中城,德川家家老本多作左卫门以乘马五十匹、传马百匹的隆重阵式出迎。成政一行随本多作左卫门抵达滨松,当夜下榻于大久保忠世的屋敷。

  十二月二十五日,家康在滨松城设宴款待成政主从,家康对成政在严冬时节翻越立山的壮举大为惊叹。寒暄之后,成政开始切入此行正题:“希望阁下能再次举兵与我越中军势夹击京师,一同推翻秀吉,事成后必定竭尽所能效忠于阁下。如今,阁下除旧领两州外还据有昔日信玄所领甲、信、骏三州,我等也领有过去曾是谦信领地的越中一国,我们现在就如同当年的信玄、谦信,要取胜简直一如反掌……”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家康很难答应成政的请求,因为就在成政跋涉于立山山间之时,德川家已经与秀吉讲和。作为和睦条件,德川家将家康次子于义丸(义伊、结城秀康)送入大坂城作秀吉的养子,众所周知,养子只是名目,实际上是作为人质留在秀吉处。更何况织田信雄早一步与秀吉达成和睦,此时起兵也不具备大义名分。即便如此,家康也不忍直接拒绝成政的请求:“如今信雄殿与秀吉议和,我方已无法与秀吉再动干戈。不过如果佐佐家举事,我方可予以支援。”听闻家康欲许以成政援军,德川家重臣?酒井忠次立即站出来反对:“现在德川家与佐佐家之间已无盟约!”另外,忠次对于成政将自己比为谦信、将家康比作信玄也大为光火:“德川家在信长公生前与之地位对等,你成政不过是信长的家臣,怎能与德川家相提并论?”德川家的家臣们好不容易才劝服家康与秀吉和谈,若是家康派兵支援成政一定会节外生枝,不仅使众家臣为和谈作出的努力付诸流水,身在大坂的于义丸也难保性命。

  成政最终还是未能说服德川家出兵,对目前严峻形势的认识成了他这次艰辛历程的唯一收获。之后,成政离开滨松城,前往清洲城面见信雄,然后于一月十日左右启程返回越中。一月中旬,雪质已固,深山没有一个月前那么危险,这时也是每年山中狩猎的最佳时期,成政一行的归途比来时顺利许多。众人由信州来马进入越后,再经过大所、山之坊(当时为德川家势力范围)、大峰峠(651米)、赤秃山(1168米)、清水山(607米)、明星山(1188米)、桥立、上路,接着翻过サイノカミ峠踏入越中境内。上路一地是越中与越后之间的唯一通路,所幸正值冬季休战期,上杉势疏忽了对这一地区的防备。最后,成政等人抵达镜城,为沙罗沙罗越画上句号。成政亲身犯险曾被一些不知底细之人讥为“猪突无谋”,实际上沙罗沙罗越正体现了成政的谨慎策划与大胆行动。沙罗沙罗越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传奇,可是这段历程在当时却没有给成政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
 


秀吉出阵

  天正十三年(1585),北陆的局面发生了很大变化,因为秀吉利用外交手段压制了德川势,越中的佐佐势变的势单力孤,胜利的天平开始向前田势倾斜。佐佐势接下来的对手已不仅仅是能加前田势和越后上杉势,还有拥兵十余万的秀吉。处于这样的情形,佐佐势已经没有任何胜机,成政只能收缩兵力防备本土。

  在战场上,佐佐势的消极防御战略让前田势有机可趁,双方的攻守之势相易,此后数月内,佐佐、前田两家在能加越边境展开拉锯战。二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五日拂晓,前田方村井长赖率千余军势突袭越中莲沼城,烧毁谷仓、寺院,乡民无分男女老幼尽被杀害,莲沼三千轩在一夜间从世上消失。三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二日晨,佐佐势为报一月前莲沼之仇攻下尾山城附近的鹰之巢城,烧杀一番后渡过太谷川(小矢部川支流)撤退。三月某夜,佐佐势奇袭能登前田势的兵粮运输队,将所夺兵粮千俵扔入河中后撤退。四月二日,成政下令俱利伽罗砦与鸟越城的将兵撤离。四月二十日,末森城主奥村永福率军夜袭越中上野,村井长赖势夜袭越中高窪。四月二十五日,成政征收越中各港浦渔船,将征收得来的船只伪装成兵船停在尾山城附近的宫腰浦沖合一带,当前田势将注意力放在宫腰浦时,佐佐势趁机奇袭加贺竹桥。六月末,前田势攻陷荒山砦,胜山城中的佐佐势也从能登撤入越中守山城。至此,前田方境内的佐佐势据点全被拔除。

  在两家相持于边境的时候,前田利家再三致书秀吉,请求秀吉出阵越中讨伐成政。秀吉答应了利家的请求,却对出兵日期一拖再拖,这是因为被前田家和上杉家牵制住的成政对秀吉并未构成威胁,而距离大坂不远的纪州杂贺众与根来众以及四国的长宗我部家才是秀吉当下的心腹大患。小牧?长久手合战时,杂贺众、根来众和长宗我部家与德川家结盟对抗秀吉,秀吉欲趁与家康达成和睦的时候彻底扫除这些反对势力。天正十三年三月,秀吉率十万大军攻入纪伊,二十一日攻落根来寺。四月二十二日,纪伊一揆的中心太田城落城。秀吉在平定和泉、纪伊两国后,开始准备征讨四国的长宗我部家。五月二十日,秀吉召利家晋见,利家当面请求秀吉出马。秀吉向利家表示:“压制四国长宗我部家,除去后顾之忧后,就会出阵越中”,并命利家回国做好战前准备。六月六日,得到秀吉亲口承诺的利家欣然返回加贺。同月十三日,秀吉任命弟弟羽柴秀长为总大将,联合中国毛利、宇喜多两家共计十二万兵力分三路在四国岛登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领内据守各城的四万长宗我部势被秀吉的大军完全压制。七月二十五日,长宗我部家与秀吉签订城下之盟,其领地被没收阿、讃、伊三国,只留有土佐一国。曾经的四国霸主?长宗我部元亲从此成为天下人?秀吉配下的大名之一。四国征讨顺利告一段落,意味着秀吉出阵北陆的时日将近。

  早在五月间,成政就打算与秀吉议和,他派遣使者前往滨松城,拜托家康斡旋其中。使者带回了家康的亲笔回信,家康在信中写到他愿意帮助成政与秀吉和谈,成政的降伏意愿将转达给即将上京与秀吉会面的织田信雄,再由信雄告知秀吉。这时的家康虽然与秀吉议和,但是两家间的关系依旧十分紧张,甚至有传闻指家康接纳纪州一揆的残党。再者,自与家康议和以来,秀吉接二连三的征伐也是为了翦除德川家的羽翼,使德川家就算再次发难也孤掌难鸣。成政在这个时候选择透过家康与秀吉交涉,无疑弊大于利,因为在秀吉看来,若是和谈成功,成政感谢的并非秀吉而是与自己仍然不和的家康。六月,信雄的使者(津田四郎左卫门、富田平右卫门等三人)将秀吉开出的议和条件传达到滨松城:没收成政越中一国领地,并发往高野山隐居;德川家则需派遣二、三名家老作为人质前往清洲城。不巧的是,家康于前不久病倒不省人事,对派遣人质一事无法作出决定,议和因此宣告失败,秀吉出阵越中已是再所难免。七月四日,越中水见阿尾城主?菊池武胜见成政大势已去,遂私下与前田家议和。从天正十二年十一月起,菊池武胜就与前田家开始秘密接触,可是一直没有表明是否接受前田家拉拢,而秀吉即将出阵越中的消息终于让他决定叛离。同月二十八日,菊池武胜与利家交换誓书,前田家臣?前田利益进入阿尾城担任城代。翌日,成政遣守山城主?神保氏张率五千兵马攻打阿尾城,神保势与两千前田军势激战一天后兵败而归。

  天正十三年对于秀吉来可说是春风得意的一年,在这一年内,秀吉的天下逐渐稳固,他在朝中的官位也步步高升——二月叙任正三位大纳言,三月升任内大臣,七月十一日,秀吉登上了位极人臣的关白之座。八月八日,关白?秀吉接受朝廷“讨伐成政”的敕令,动员十国十万之众,以织田信雄为总大将,从京都出发开始越中征讨,太政大臣、左大臣、右大臣等公卿一路送行至白川。十八日,秀吉在利家的迎接下进入加贺尾山城。几日后,十万大军进入越中,在加越国境的八幡峰筑城设阵。

  八月五日,在秀吉出阵之前,成政再一次通过织田信雄向秀吉请降,所以他无意开战。当秀吉亲率大军压境之时,成政没有采取像长宗我部家那样积极的抵抗行动,而是主动放弃越中各地城砦,将所有万余兵力全部收入富山城静待回应。为了彻底收服降而复叛的成政,秀吉没有轻易答应他的投降请求,开始调集兵力对越中进行围攻——南面,命金森长近进攻佐佐方盟友飞騨三木家(姊小路家);北面,越中讨伐军势乘千余艘兵船在和田、水桥登陆,于周边村落烧杀掠夺;东面,抢先攻落芦峅寺以防成政逃入德川家领地,又命令上杉家严守国境;西面,秀吉自率大军从八幡峰推进至富山城外,在吴服山白鸟城设下本阵。眼见四面楚歌,佐佐军中一些血气方刚的年轻武士仍然要求死战到底。寺岛牛之助、小岛甚助兄弟向成政提议夜袭秀吉军营,神保兵库之助切腹死谏,希望成政能开城迎战。然而成政心知再战是必败无疑,于二十六日以信雄为仲介再一次向秀吉送去了降伏文书。

  秀吉见威慑成政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有再刁难他,便同意了降伏请求。同月二十九日,成政剃度后身着墨衣前往白鸟城拜见秀吉,以示自己的忏悔心服。秀吉保留了成政越中新川郡(二十万石)的领地,将其余三郡封给了前田利家的长子?利长,富山城也随之废城。因为封地减半,佐佐家已经无法供养原先数目的家臣,不少家臣离开佐佐家投奔别家。或许是被成政的举动所打动,这样的处分比秀吉在三个月前提出的降伏要求要宽容许多,对成政乃至整个佐佐家而言,已是不幸中之大幸。北陆战乱在成政无血开城的一幕中画上休止符,而秀吉与家康也在翌年一月正式达成和睦。成政在降伏后随秀吉前往大坂,他的侄子佐佐宗能任代官,负责打理余下的新川郡领地;利家则晋身为北陆探题,日后成为百万石大名,更升任从二位大纳言,也是丰臣家五大老之一。

 

明智信秀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