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间记忆
<<  < 2008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大越史記---中世紀安南史記事
2008-11-17 13:47:00

 

作者:陈劻雅



第一卷   越陳朝

第一節   二王開基 (開國前)




1
、二王开基 (开国前)

安南史臣惯称陈太宗(陈煚)为越陈朝的开基创业之主,然而实际上越李朝的掘墓人、越陈朝的草创者,却是太宗的两位从叔陈嗣庆、陈守度。

-
陈家的发迹

安南陈朝的王家并没有十分显赫的家世。根据<<大越史记全书>>记载,陈氏王家籍贯福建(或曰桂林),其先祖可考者为陈京,不知道何年何月何事而移居到安南的天长府即墨乡。自陈京之后,经陈翕、陈李、陈承,三传而到了太宗陈煚,是为陈承之次子。而对越陈朝创建功不可没的陈守度则是陈承的堂兄弟,亦即是太宗的从叔。另一种说法,出自我国的<<齐东野语>>。其中说陈家始祖陈京本姓谢,名升卿,祖籍浙江会稽山阴县,后迁福建长乐县。据说此人潇洒俊逸、放荡不羁,因杀人而改名换姓、潜逃安南,成为越李朝太尉陈承之养儿,后来又在会试中高中,承蒙李朝惠宗的召见,并得以尚惠宗之女昭圣公主而成为附马,后来更被陈守度立为国君,又改名为煚......此说明显将陈京与陈煚祖孙二人相混淆。但如果撇开人名的错误,外来养子也可以作为独立于世居安南的异说。

然而无论氏源如何,陈氏只是世代的渔户,似乎与权势毫无关联。而这一景况,到了李朝高宗时代得以扭转。高宗治世时,天下盗贼峰起、政刑不明,李家之业已临末世。高宗末年的一次兵祸为陈家开基制造了契机。时于高宗治平龙应二年(南宋嘉定元年 西元1208),知刈安军事范猷起兵称乱,高宗命上品奉御(官名)范秉彝领藤州、快州兵马讨伐,迅速平定范猷之乱。两范之前已经有隙,此番战斗中秉彝又吞并了猷的家产。於是在范秉彝诣阙报捷之际,范猷已经向高宗进谗。高宗反而听信范猷之言,以谋逆罪逮捕范秉彝及其子处刑。范秉彝家将郭卜因此而起兵,攻入禁中,高宗与皇子仓皇出逃,其中皇子李旵落难至海邑刘家村。当时,陈家已经不是普通的渔户,史载陈李渔业致富 傍人归之 因有众 亦起为盗,在乱世中聚兵自守,成为盘踞海邑的土豪。

当时叛军已经拥立皇庶长子李忱为帝,落难得皇子旵急于寻找可以依附的势力。当时,李旵的门人刘绍以“忱虽长子 庶也 旵虽少 嫡也”(<<越史略>>暗示陈李:李旵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奇货。於是,陈李便拥立李旵于茫仁即位,号为胜王,并纳陈李之女为元妃。由此,陈氏一族与王家攀上亲戚,一人得道随之鸡犬升天,陈李被授予“明字”(相当于”)之职,舅家的苏忠词(一作忠嗣)则被授予殿前指挥使,此为陈家发迹之始。而李家也因此番联姻而种下日后败亡的祸根。


-
建国大王陈嗣庆

李朝末年的战乱在英宗末年的系列兵乱中一并爆发,长期的豪族混战与农民起义交织成李朝糜烂的山河。豪族侵占土地,皇室田地被日削月割,国库荡然,而另一方面,失去土地的农民又不断打击著李朝皇室,李朝由此而瘫痪,失去对下面的控制力。李朝皇帝就成为在轿子中被轮流担抬的木偶,只是等待有势力者将其取代。

因为女子入侍太子的缘故,陈氏一门得以以此作为政治资本,陈家之人纷纷弹冠相庆。陈氏家族由此登上政治舞台,史载“陈氏兄弟集乡兵平其乱(郭卜之乱) 迎帝(李高宗)还京 乘舆反正”(<<大越史记全书-李纪>>。陈李在乱中为盗贼所害,其次子陈嗣庆代领其众,封顺流伯。而当高宗逝世、李旵(惠宗)即位之后,陈氏更加因为荣升为国舅,陈嗣庆晋封彰诚侯。但是,当时处于权力高处的不是陈氏本家之人,反而是本身势力更为雄厚的舅家苏忠词。高宗崩逝而惠宗上台之后,苏忠词的权势炙手可热,公然谋杀与之抗拮的太傅太尉杜敬修等多名朝廷命官,逐步登上太尉的高位,但是不可一世的苏太尉随即因为与天极公主私通而招来横祸,为附马关内侯王尚所袭杀。权臣苏忠词虽然可以左右朝政,但是却无完全掌控地面的能耐,当苏忠词死于横祸之后,失去制衡的地面军阀立即发难,名义上统一于李朝皇帝之下的大越国随即陷入混乱之中。与苏忠词对立的大军阀阮字进入京师,抢掠禁中,随即又窜于山林。此时正是陈氏抬头的时机,当时陈嗣庆埋葬舅家苏忠词之后,立即著手攻伐鸿州义军段尚、段文雷,然而出师未捷,在黄点隘失利,大决江堤而去,但在征伐麻雷的战事中大捷,斩杀割据当地的丁感。另外,陈军在南册击败段氏义军,夺得谅州之地,大军进驻细江步,逼近了权力中心国都升龙(今河内),当时为建嘉元年十二月(南宋嘉定五年西元1212)

陈氏大军扫荡南国之后逼近京师,震动了李朝皇室,陈嗣庆废立李帝的传言不胫而走。而先前窜入山林的阮字也因据有滩邑一带的郡县而复起,两雄在朝东步碰面,势力均衡不分伯仲。於是两人重复汉高分羹之故事,约定以朝东步(河川之名)为界线,割裂了李帝的王土,誓言尽忠报国 共平祸乱”。因为这个各怀鬼胎的约定,陈嗣庆不得不退守细江步,不得不暂时放弃挟制李帝的企图。

然而不久,阮字势力瓦解,惠宗还是不自觉地落入陈嗣庆手中。

建嘉二年二月(南宋嘉定六年 西元1213),阮字企图兼并豪族吴赏,在武高之役阮字中流矢负伤,不得已退守西阳巷,不久创发身死。朝廷意欲招抚这支战力不低的队伍,但是敕使被阮字部将杀害。惠宗大怒,亲征阮军,但官军柔弱,旋即大败。惠宗自招横祸,与太后狼狈走免,逃难至东岸,准备前往谅州。消息传到陈嗣庆耳中,陈嗣庆趁机使赖灵、潘邻等领兵入京迎接惠宗车驾,阻止惠宗逃至远离自己势力范围的谅州(此前谅州已经为豪族丁瑰占据)。惠宗无奈,被迫车驾还宫,随即命文武百僚俱皆听命于彰诚(陈嗣庆)”(<<越史略>>。陈嗣庆进入朝廷后,大肆捕捉异己大臣,遣兵突入禁中捕捉内明字(官职)尹信翊,囚禁于美禄馆。太后谭氏密谋攻杀陈嗣庆于大兴门外,谋泄未遂,陈嗣庆就于此后再次挥兵入宫纵火,反此种种,其飞扬跋扈之状可想而知。

早在太子时代,惠宗就曾经为陈家所挟持,当时惠宗惑于陈家女(陈仲女,惠宗元妃)之美色,日后饱尝外戚(苏忠词)跋扈之苦。为此,惠宗不甘心成为陈嗣庆任意摆布的傀儡,在陈嗣庆掌握大权之后仍然想方设法逃离其控制。建嘉三年二月(南宋嘉定七年 西元1214),惠宗联络太尉谭以蒙,再度御驾亲征,讨伐陈嗣庆。一时间倒陈势力蜂起,太尉谭以蒙四月也于井州三带江起兵讨陈。而惠宗毕竟柔弱无谋不堪征战,本身先发制人的策略未能凑效,迟至起兵的翌年战事依旧无所进展,而陈嗣庆则不紧不慢地在建嘉四年二月(南宋嘉定八年 西元1215),于东扶列誓师,并且公然攻击京师升龙,由此可知官军防御的程度。反观陈嗣庆军势,兵分四路严阵以待:潘邻、阮嫩将国威州兵自平乐道扑向京城,陈嗣庆自领水师与陈承(太祖)攻击泸江右岸,陈守度、阮硬等攻击左岸,王犁、阮改攻击朝东步的浮桥。惠宗亲领兵马直取陈嗣庆,但是滑稽的是,王师并未能与陈嗣庆的亲军相遇,而是与王犁、阮改的别军碰头,双方未及交战,王师即被来势凶猛的陈军所丧胆,自行溃散,惠宗甚至丢失御舟,狼狈逃奔。而官军的另一路,太尉谭以蒙及安仁王的北江军也在陈守度攻击下败绩,陈守度连克慈调步,潘邻则攻占椰市,至此官军各路全线败退。惠宗惊慌失措,奔入禁中,与太后出奔谅州。此后,惠宗试图孤注一掷,遣申长、申荄攻略阮嫩驻守的北江,结果二人兵败身死。惠宗完全失去反抗之力,陈嗣庆招抚诸道兵马,稳定了京内,又开始故技重施,剪下发髻向惠宗假意谢罪,申明其起兵的苦衷,是为讨伐蒙蔽圣聪之辈,促请惠宗摆驾返京。陈嗣庆买通太后之弟谭经邦为首的行朝大臣,极力怂恿惠宗回京,惠宗勉强返回京都附近的南册,以免再度成为笼中鸟。

陈嗣庆欲控制惠宗而不得,恼羞成怒,另立英宗之子惠文王为元王,建元乾宁,另立朝廷杯葛驻跸南册的惠宗。然而陈嗣庆却贪图女色,突然将大将阮嫩之妻(陈嗣庆姨母之女)据为己有,断送了有利的形势。阮嫩在历次战役中颇有战功,此时正驻防京畿之内的江北,抵挡段尚、段文雷的攻势,是陈嗣庆依赖的屏障。而在获悉此事之后,阮嫩怒不可遏,在驻地北江倒戈投向惠宗,陈嗣庆的另一大将潘邻也被策反成为内应。

陈嗣庆处境当即变得十分窘迫,在京城无地可守,只好纵兵掠夺升龙的仓库,纵火焚烧宫室,挟持元王前往利仁行宫。陈嗣庆退出升龙,惠宗才敢移驾回京,以恢复京城之战功封阮嫩为北江侯(后为王),企图依靠以阮嫩为首的全国大小豪族军阀,牵制陈嗣庆,使李室得以生存。虽然陈嗣庆暂时退出京城,但是其实力依旧居于全国豪强之冠,仍旧不时出兵焚掠京都附近。不过,一向标榜自己忠臣形象的陈嗣庆并不放弃与惠宗修好的机会,仍然不时遣使贡献方物、归还掠夺的皇室财物。同时,惠宗所依赖的大小豪族却并非如其所愿能够效力于皇室,相反是拒虎迎狼,刚刚回到京城的惠宗又被杜芮所攻,先前才接受皇室笼络的北江王阮嫩又再鼠首两端,态度暧昧,并未出兵勤王。迫于无奈,建嘉六年五月(南宋嘉定十年 西元1217)惠宗又再出逃宫外。一直幻想依靠豪族间矛盾而获得生存空间的惠宗终于走投无路,所谓中央已经荡然无存,眼下寻找皇室的新的寄主才是惠宗唯一的下策。此时惠宗与陈嗣庆的亲戚情分又勾引起惠宗对陈嗣庆的幻想,惠宗携元妃陈氏投奔陈嗣庆,请兵攻打盘踞京都的叛军。如此的拉锯,惠宗还是无法逃脱宿命,最终成为陈嗣庆消灭异己的旗号。

陈嗣庆苦心而求之不得的惠宗,得来全不费工夫,不特陈嗣庆本人大喜过望,三军将士也因此而欢呼雀跃。打著勤王的名义,陈嗣在西扶列建立行朝,大封陈氏一门(陈嗣庆为太尉,嗣庆兄陈承为内侍判首,嗣庆长子海为显道王等等),同时打出了要讨平北江王阮嫩、显信王阮八、段氏义军、归化军阀何高等豪族的旗号。惠宗多年来的颠沛流离,已经开始失常,帝中风 医治无效 自是寝发狂易 或称天将降 手持于盾 髻结小旗 戏舞终日 或发汗燥渴 饮酒长睡 次日乃醒 不能治事 政事一委陈嗣庆天下权尽归陈氏矣”(<<钦定越史通鉴纲目>>。陈嗣庆实质上已经成为了安南的最高统治者。

挟天子以令诸侯使得陈军进展异常顺利,形势大好,至建嘉七年(南宋嘉定十一年 西元1218),击溃阮嫩军、段尚率军来降,各地割据势力至此败局已定,全国的平定只是时间迟早。建嘉九年(南宋嘉定十三年 西元1220),屡战屡败的阮嫩病亡,部将费探率余军出降,北江遂平。翌年,陈嗣庆与陈承再平归化何高,至此全国基本平定,李朝名义上又再度统一,换言之陈氏一族真正掌握了全国的统治权。

建嘉十三年(南宋嘉定十三年 西元1220)十二月,陈嗣庆病卒,追封建国大王(或曰建国王),翌年葬于美禄。陈嗣庆土豪出身,沾染了不少野蛮专断的作风,残暴(弑杀朝臣、破坏城邑)虐待(<<越史略>>就记载其系人“以铁索五重”多次)、占人妻女(占阮嫩之妻,也是自己的表妹)、跋扈专横而无人臣之礼,十足的一个乱世枭雄。<<越史略>>载,陈嗣庆死后,太后谭氏与惠宗“哭之尽哀”,不知道是否属实。但是凭心而论,自惠宗建嘉六年依附陈嗣庆以来到陈嗣庆死前的一刻,李朝末年的皇室度过最为安泰的六年。而继承陈嗣庆事业的兄弟陈守度,其奸诈跋扈程度在陈嗣庆十倍之上,李朝皇室死期不远。

注:根据<<大越史记全书-李纪>>记载,阮嫩在建嘉十三年(南宋嘉定十三年 西元1220)十二月军声益振,而<<越史略>>则记为建嘉九年(南宋嘉定十三年 西元1220)病死。鉴于<<越史略>>为陈朝年间史书,记载李末之事最为详尽,且该书流入中国而绝迹于安南,<<大越史记全书>>著者(后黎朝吴士连)未必能参考此书,所以笔者有理由相信前者为误记,於是采用<<越史略>>说法。另外,关于苏忠词爵位,参照<<大越史记全书>><<越史略>>,笔者认为我国<<越南通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315页中记述为顺流伯当为误记。(<<大越史记全书>>:“以忠词为太尉辅政、封顺流伯、陈嗣庆为彰诚侯”,而<<越史略>>则为:“顺流明字陈嗣庆”,因此笔者认为<<越南通史>>著者应该句逗理解有误。)此外<<全书>><<史略>>有相当多不能辩明的记载出入,姑从<<越史略>>之说。


-
忠武大王陈守度

陈嗣庆奠定了陈氏在安南无可动摇的独裁地位,而其堂兄弟陈守度则最终将李朝皇室连根拔除、使陈氏成为无论名实都君临安南的统治者。陈守度是个毁誉参半的复杂人物。一方面,陈守度是陈朝的最终建立者,但另一方面,陈守度私德却是异常败坏,甚至可以说遗臭万年。

陈守度的家世与其早期的活动已经不可考,根据<<越史略>>的记载,陈守度早期曾与堂兄弟陈嗣庆、陈承一同出现在攻击京城以及讨伐各地军阀的战役中,而且战功似乎不俗。也极有可能因此而在陈氏集团中获取了相当的威望与发言权。

陈嗣庆逝世后,陈承继承辅国太尉一职,陈守度则居殿前指挥使之位。事实上大权操于掌握兵权的陈守度手中。而此时的惠宗已经是尸位素餐的人偶,被废除只是时间问题,陈守度等待适当借口的出现以逼其逊位。建嘉十五年(南宋嘉定十五年 西元1222)的一个夏夜,彗星划过南国的天际,陈守度立即制造舆论,开展篡夺李室的第一步。六月,惠宗突然宣布逊位于八岁的皇女昭圣公主佛金(李天馨,惠宗元妃陈氏之女),尊为昭皇,惠宗则被尊为上皇,改元天彰有道。事件在此背景下似乎顺理成章:朕不德,获戾于天。天彰有道的年号,似乎有影射李帝无德的意味,有道的陈氏取代无道的李氏步伐快得出人意料。天彰有道二年(南宋宝庆元年 西元1225)十月,陈守度一手策划的又一剧目上演。陈守度借口选内外官员子弟充当侍从,挑选出族侄陈不及、陈佥、陈煚为女主侍从。

不久,陈守度随即对外宣称“陛下已有尚矣”(意即昭皇心有所属),宣布以族侄陈煚与李昭皇成婚,单方面决定了李昭皇的婚事。<<大越史记全书>>对此事的记载相当有趣,称陈氏的诸子侄侍从中,李昭皇对年纪相仿的陈煚情有独钟,昭皇“每夜游召与同游 见煚在暗处 即亲临挑谑之 或拽其发 或立其影”,可谓两小无猜。然而,两个天真烂漫的儿童随即成为陈守度篡夺皇位的工具。陈守度示意昭皇下达让国于陈煚的诏书。

诏曰:自古南越帝王 治天下者有矣 惟我李受天眷命 奄有四海 列圣相承二百余年 奈以上皇婴疾 承统无人 国势倾危 命朕受明诏 勉强即位 自古以来未之有也嗟朕罹为女主 才德俱倾 辅弼无人 盗贼蜂起 安可秉持神器之太重 朕夙兴夜寐 惟恐难堪 每念求贤良君子 同辅政治 夙夜拳拳 於斯极矣 诗曰:君子好逑 求之不得 寤寐思服悠哉悠哉 今朕反复独算 惟得陈煚 文质彬彬 诚贤人君子之体 威仪抑抑 有圣神文武之资 虽汉高唐太 未之能过 想熟晨昏验之有素 可逊大位 以慰天心 以副朕怀 庶可同心戮力共扶国祚 以享太平之福 布诰天下 咸使闻之


诏书显然不是出自八岁幼儿李昭皇的本意。当初惠宗罹病不能视事,李姓宗室大有人再,根本不必让位于一个不知世事的女童。而称同样只有八岁的陈煚“虽汉高唐太未之能过”更加是言过其实,不过是陈守度为篡夺皇位的不实之词。由陈守度操控下,惠宗让位到昭皇选婿让国,都按步就班地实现,朝臣唯唯诺诺,根本没有任何阻力。天彰有道二年(南宋宝庆元年 西元1225)十二月十一日(一说十二月初一),陈守度命内侍判首冯佐周备龙舟法驾,迎接陈煚于天安殿即位是为太宗,改元建中,尊惠后陈氏为太后,昭皇为昭圣皇后,惠宗与母太后谭氏出居扶列寺,陈守度则被拜为国尚父,继续掌握大政。

李昭皇让国之后,登上王位的是陈煚,但是实谋其事的却是陈守度,其统治跨越了太宗、圣宗两代。太宗徒具开基之主的美名,一生为太尉陈守度所左右。

在李昭皇让国、太宗陈煚即位之后,陈守度的政治阴谋尚未止步,更大的杀戮还在后头。

太宗建中二年(南宋宝庆二年 西元1226)正月,太宗册封昭皇为后,废上皇为惠光太师,居真教寺。

然而斩草除根是陈守度的作风,对陈朝谋国尽忠的陈守度断不肯放过任何对新生王朝有存在危险的事物。李上皇退隐真教寺后,一日出游市井,李亡不久,人心思旧,人们目睹故主出游,纷纷争相趋视,甚至有人有感而发放声恸哭。此事一旦被陈守度侦知,注定李氏一族难逃厄运。史载陈守度经过惠宗居住的真教寺,当时惠宗正在拔草。陈守度语之曰:拔则拔深根。此言无异于宣判了惠宗死刑,惠宗对此心领神会,答曰:汝之言,吾知之矣!惠宗过后诵经已毕,自缢而死。陈守度暗自欢喜,但是还是落下了鳄鱼之泪,命百官临哭,将惠宗火化后安葬宝光寺,上“惠宗”庙号。时为太宗建中二年(南宋宝庆二年 西元1226)八月。

事端一旦开启,陈守度就对毫不留情地李氏赶尽杀绝,遂将惠宗皇后(陈守度堂姐)降为天极公主,并纳为己妻。建中八年南宋绍定五年 西元1232)六月(是年七月以后为天应政平年号),陈守度以陈室祖先陈李名讳为为由,改李姓人姓阮,企图以此磨灭李氏宗族。但是很快陈守度仍嫌此举不能彻底。天应政平元年八月(南宋绍定五年 西元1232),陈守度在华林太堂坑杀祭拜先后的李朝宗室,彻底杀绝了李室的子孙。李朝复辟已经全无可能,陈守度方才心满意足。

无人敢于非议太师统国的残暴与不伦,为了皇室的安泰,陈守度似乎也不畏惧言论、蔑视皇帝的权威,随心所欲地做著自认为有助于陈氏江山万年无期的事情,为此不惜背负骂名。

确保陈室江山稳固之后,陈守度又将注意力投放在皇帝太宗的继嗣问题上,真可谓用心良苦。原来太宗自与昭圣皇后成婚之后一直没有生育,惠宗不能早求子嗣而导致外戚夺位的故事依然清晰可见,陈守度不能不加倍关心。天应政平六年(南宋嘉熙元年 西元1237),虽然当时昭圣皇后只有19岁,但是求嗣心切更甚于太宗本人的陈嗣庆已经胸有成算、准备废除昭圣皇后而另立他人。昭圣皇后之姊、下嫁太宗之兄陈柳的顺天公主已经怀孕。为太宗之子嗣计,陈守度不惜再度渎乱人伦,强行拆散陈柳夫妻二人、强迫太宗纳顺天公主为皇后。陈守度的怪异行径即使从任何角度都是无法被理解的,而他处处干涉太宗以及宗人私生活、因政治需要随意凌辱他人人格的行为反而导致国家的动荡不安。天应政平六年三月(南宋嘉熙元年 西元1237),怀王陈柳在大江起兵,但是只维持了半年,被迫向太宗乞降。陈守度竟然直入御舟,厉声向太宗索要陈柳,其对皇室横加干涉无所忌讳的态度表露无遗。

对于飘渺的风水王气之说,陈守度也不掉以轻心,甚至不惜遣术士遍观天下山川,一旦发现有王气的地方,就使用各种方法改变当地的地貌,以破坏其王气,杜绝动摇陈室的任何可能,从心理上取得平衡。陈守度对于巩固陈氏江山已经近乎病态执著的地步。

虽然太宗生性懦弱、陈守度跋扈专横,但是凭藉陈守度对于陈朝的忠忱,陈朝政经文化无疑都前所未有地进步,户籍帐册、税制刑法、京师宫禁、科举取士、官制行政等等,皆在太宗即位不久的时间内一一拟定实施,名义上这些都是太宗治世的政绩,不过细心琢磨却不难发现当中饱含著太师陈守度的心血、而非乳臭太宗的所为。

太宗元丰八年(南宋宝佑六年 西元1258),太宗逊位于太子陈晃(圣宗),陈守度仍旧为太师统国,直到圣宗绍隆六年(南宋景定五年 西元1264)正月逝世,追封尚父太师忠武大王。陈守度的时代终于落下了帷幕,他成就了太宗开基之主的荣誉,为陈氏的后世子弟留下一个蒸蒸日上的新生王朝。

就这样,陈嗣庆生的火,陈守度烧成饼,陈煚得以坐享其成。太宗陈煚及其后世十二代子孙,享有安南的江山一百七十余年,皆是两位祖宗叔伯的余荫。


陈守度与陈嗣庆一样,被史家视为奸雄一类的人物。<<大越史记全书>>作者之一吴士连如此评价陈守度:守度虽无学问 然才略过人......太宗之得天下者皆其谋力也。陈守度虽然是一介武夫,对李朝帝室残暴跋扈赶尽杀绝,但是反过来对于陈朝可谓鞠躬尽瘁、敬业奉公,竭力保护太宗的皇位、巩固陈氏江山,为此而费煞心思,不惜背负凶悍弑主、渎乱人伦的万世骂名。虽然对太宗有移人主之权的行为,但是其初衷却始终如一。总之对待李、陈两朝的态度可谓判若两人。


陈帝小记

陈徽宗(太祖) 陈承

陈承为陈李之子,陈嗣庆之兄,李朝末年与弟陈嗣庆征战各地。因弟弟的得势,陈氏一门纷纷获得封拜。李朝惠宗建嘉六年十二月受封列侯,长子陈柳则受封关内侯。同月,陈承进职内侍判首,获得“每大宴礼赐坐局天安殿”的荣宠。昭皇禅让帝位之后,陈承居摄,代理国政(实质规划国事,皆陈守度所为)。太宗建中二年(南宋宝庆二年 西元1226),十月,被尊为上皇,居于左伴鹤桥坊附天宫内,国有大事,皆在此议决。徽宗居上皇位间唯一可记的政绩就是建中七年(南宋宝庆七年 西元1231)秋八月下诏于驿亭塑佛像,崇佛之风持续在陈朝初期蔓延。徽宗上皇于太宗天应政平三年(南宋端平元年 西元1234)正月十八日死于附天宫,享寿五十一。当年秋八月二十八日葬于龙兴府星罡乡寿陵,庙号徽宗,谥曰开运立极弘仁应道纯真至德神武圣文垂裕至孝皇帝。天应政平十七年改庙号为太祖,陵号为徽陵。

元妃黎氏,建中二年尊为国圣皇太后、保圣国母,卒于建中六年九月,追尊慈顺皇太后。

徽宗有子女六人。长子安生王陈柳,此子太宗陈煚,三子钦天王陈日皎,四子怀德王陈婆列,五子陈瑞婆,末女天城公主。

附:怀德王陈婆列

婆列为陈承与婆列村妇人所生,村妇有孕为被陈承所疏远。父子二人并未相认。婆列年长后魁梧善武,上皇与其相认,太宗建中八年受封怀德王。



陈太宗 陈煚

又名蒲,太祖陈承之子,生於李朝建嘉八年(西元1218年),母太祖元妃黎氏。《大越史记全书》称其降准龙颜 貌似汉高祖”。八岁时被从叔陈守度选入宫中,任祗应局祗侯正,随即在陈守度摆布下与李昭皇成亲,受禅让即位为皇帝。当时,太宗只是年方八岁幼冲无知的小童。名为皇帝,实质上大权落入从叔陈守度手中。宋绍定初年起,陈守度主持下,朝遣时使宋朝进贡,太宗累次获得安南国王加特进检校太尉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效忠顺化保洁守义怀德归仁慕治奉公正恭履信功臣,静海军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食邑一万一千户。

太宗在位期间,在太师统国陈守度主导下,拟定税制官制和刑律礼仪,仿效宋朝大力推动儒学,作为封建时代统治核心的儒士在陈朝崛起,使得陈朝统治较前朝大为稳定。但是作为皇帝的太宗私生活却备受陈守度的干涉,无论从迎娶李昭皇(昭圣皇后)到废昭圣纳嫂子顺天公主为后无一是出自本意,纵观太宗一生,无论政事抑或私事都被从叔陈守度出於政治需要而横加干预,万乘之尊的自己鲜有根据自己意志行事的机会。也因为听从陈守度的安排渎乱人伦,太宗被史家所非议,被视为陈朝君臣***失德的始作俑者。

当时,蒙元崛起,蒙古军意欲南下灭宋,完成其混一天下的霸业。但是,蒙古骑兵无法在江南的战线取得重大突破。忽必烈平大理之后,南宋与陈朝立即面临蒙古军强大的军事压力,陈太宗对外奉行亲近南宋防御蒙元的政策,又一面与蒙古通好,但是战争的阴影已经来临,蒙古试图征服安南,之后假道北上,两面攻击南宋一举而下。太宗元丰七年(南宋宝佑五年西元1257年)九月,元朝遣使节二人至升龙,招谕安南臣服。太宗下令拘捕二使,同时加强战备。不久之后的十一月,蒙古人随即挥兵南下,兀良合台分道进兵,沿红河向南进犯。十二月诸军会合,进犯太宗亲自驻防的平厉源,安南军兵败,被杀数万人,退保天幕江。翌年初蒙古军直捣升龙,太宗再退快州,蒙古军屠城。蒙古军驻升龙九日,因气候和粮草问题不得不撤军北返,安南军趁机反击,各地反抗部队零星袭击撤退中的蒙古军。太宗与太子亲御水军,在升龙城外东步头袭击蒙古军得胜,使得撤退中的蒙古军相当狼狈。但是纵观全局,太宗的抵抗并未取得胜利,蒙元军对京城的破坏令太宗“震恐”,陈朝试图求助於宋朝失败后,随即遣使入元“请罪内附”,可见此战对安南人心理震慑力之巨大。

元丰八年(南宋宝佑六年 西元1258年)二月二十四日,太宗禅让帝位于太子陈晃,退居北宫,称仁皇,尊号宪天体道大明光孝皇帝。太宗开创了陈朝上皇听政之制,上皇禅让帝位于太子,但继续掌握政权,皇帝与太子并无实质区别。如此可以父作于前,子述于后,是一种锻炼新君的方式。

圣宗宝符五年(南宋景炎二年 西元1277年)四月,太宗逝世于万寿宫,十月葬于龙兴府星罡乡昭陵,庙号太宗,谥曰统天御极隆功茂德显和佑顺神文圣武元孝皇帝。

昭圣皇后李氏,李朝惠宗次女,八岁时与太宗完婚并禅让帝位,十九岁时因未有子息而被陈守度所废,降为昭圣公主。之后被太宗赐与功臣黎辅陈。

显慈顺天皇太后李氏,李朝惠宗长女,初嫁陈太宗兄陈柳,但是被陈守度强行归于太宗。死于太宗建中十七年(西元1248年)六月。

太宗有子女七人。长子靖国王陈国康,实质是兄长陈柳之子,母顺天皇后。次子圣宗陈晃,顺天皇后所生。三子昭明王陈光启。四子昭国王陈益稷,后内附元朝。五子昭文王陈日燏。六女韶阳公主,于太宗逝世后哭泣致死。末女瑞宝公主。


参考书目:[] 吴士连 等《大越史记全书》 陈荆和编校,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文献丛书香港中文大学复印件 (鸣谢 平野小六 殿)

[
] 撰人不详 <<越史略>> 商务印书馆 民国二十五年十二月初版

[
] 黎崱 《安南志略》中华书局 中外交通史籍丛刊

[
]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 《越南历史》

[
] 郭振铎 张笑梅 <<越南通史>>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 《元史-安南传》 《元史-宪宗本纪》

[
] 著者不详,广州中山图书馆部分复印 《安南通史》

明智信秀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